可以預計與無可預計的----與校長談天

何圻光

文章分享 

今期的《靈機》訪談,校長張信剛教授就大學財困的熱門話題進一步闡述他的看法(見《靈機》第219及220期)。校長一如既往,以他對歷史及人生的觀察作為引子,打開話匣子。

 

他說,十年前大部分香港人對九七後「一國兩制」能否落實都感到憂心戚戚,對經濟前景則十分樂觀,充滿憧憬。今天,回歸將近六載,香港的政治局面大致穩定,一國兩制得以落實,但經濟發展的勢頭近年則是每況愈下,消磨了不少港人對前途的信心。

 

五年前,又有幾個人可以推論特區政府要面臨如此艱巨的財赤問題,更遑論預計到今天大專院校要承受如此「震撼性」的經費削減。但在訪問的當天——3月24日,校長說他可以肯定的,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已多次公開表示要撤回對副學士及授課式深造課程的種種資助,但同時還未完全清晰的因素則包括此等削減的具體幅度及執行時間表。

 

校長說,在前景不明朗的前提下,有幾點卻又是明確不過的,大家無需再多加揣測和抱有奢望。首先,《宋達能高等教育報告》已有論述,除了少數被評為對社會有獨特貢獻的課程外,政府已決心全面撤銷對副學士的資助。3月初,教資會已通知城大到2007-08年時,政府只能對少於現時20%的副學士學額提供資助,其餘都要變成自資營運。城大已向教資會提出保留更多資助學額的要求,但校方至今仍未收到最後答覆。校長慨歎,城大是公營機構,無法繼續扮演不獲政府首肯或在資源上予以大力支援的角色。「沒有政府全力作為後盾,我們沒有方法去保留那些將被取消的課程。」他說。大學不可能從其他學院(Faculties)調配資源去彌補高級專業學院(College)所失去的資助。他建議College的同事應改變思維及行事的模式。大學願意協助College同事在這方面的轉變;或者同事也應開始仔細思量以其他方式繼續自己的事業發展。至於成立新社區學院,統籌開辦所有自資營運副學士課程一事,大學現在仍是處於審慎討論階段。校長說:「我們已就此進行了多番規劃。」

 

第二個可以肯定的情況,是授課式深造課程亦要逐步過渡到「真真正正的自負盈虧」運作模式,除了為社會及專上教育作出更大貢獻外,還要努力為大學創造收入。為了應付這方面的挑戰,大學將要進行「局部」和「小規模」的人力及資源調整,以便在某些學術範圍創造增長。校長說:「城大要掌握機遇,在某些具優勢學科裡努力開闢更多自資營運的深造課程,甚至是在一些城大確實卓越的學科加強博士課程。」因此城大需要認真檢視自己的實力,樹立有別於其他院校的相對優勢,這與宋達能報告書裡提出本地大學要強化特色,發揮自身的長處的見解前後呼應。

 

除了要面對停辦大部分副學士課程的威脅外,城大還要設法應付另外一項即將降臨的「沉重打擊」:政府大幅削減的2004-05年度及2005-08三年期的大學經費。校長說,城大對此感到無可奈何,唯有開始考慮減省支出,特別是現時佔大學經常性支出約70%的職員薪金及福利。校長說,可以考慮的節流措施包括——但一定不限於——自動或強制性離職計劃、與公務員薪酬「脫 」以及削減員工薪酬及附帶福利等。校方並沒有確實的執行日期,但倘若政府削減經費的幅度是「意料之外」的話,以上方案有必要陸續出台。校長說:「除了少數可能不符合新形勢要求的同事外,我希望能盡量將廢除副學士課程對大學的整體影響減至最低。」這個說法與某友校聲言要大規模裁減500至900人的方法大有分別。

 

至於管理議會,在過往兩、三個月內已勤加工作,對日後可能出現的多種情況進行評估及分析。但校長說,教資會一天沒有具體的數字通告,管理議會一天也不能為同事清楚剖析形勢。「某些同事認為在不明朗的情況下,管理議會仍有責任作出明確的宣佈。這是對大學管理的一種誤解。議會成員只不過是普通的學者及行政人員,按照手頭上的資料為大學籌謀辦事而已,況且最近我們收到的資料是斷斷續續的,而且數量不多。」

 

校長說,日子困難更需要員工團結一致,願意妥協,甚至為大局而不堅持自身的利益,否則後果只會導致現混亂及退步。作為一校之長,他將致力提高員工的凝聚力,鼓勵以大局為重的精神,務求大學能夠貫徹院校的使命,繼續向前邁進。但校長強調,他很體諒及同情同事的處境,亦將為同事的利益繼續向有關當局爭取,並密切留意事態的發展。最後他以前法國總統戴高樂的一句名言結束訪問:「我了解你們。」("Je vous comprends")

 

你可能感興趣

聯絡資料

傳訊及公關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