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學 銳 意 發 展 「 開 源 」 業 務

何圻光

文章分享 

1908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Lord Ernest Rutherford的一句名言:「因為我們沒有錢,所以我們要動腦筋」,用來形容今天本地大專院校面臨的處境是最貼切不過了。

 

城大不但與其他院校一樣,要面對政府財政緊縮的困擾,還需要應付未來幾年政府撤消對副學士課程資助的雙重威脅。雖然政府至今仍未提出明確的實施日期,但大學會損失相當大部分的經常性收入的潛在危機,則是每日俱增,對大學長遠的財政穩定性造成壓力。

 

今天,努力開源,創造收入,好使大學繼續完成使命的責任主要落在城大對外業務(CTEX)行政總監伍金銘先生的身上。

 

伍先生掌管的CTEX是於去年12月大學高層管理改組後成立的新架構,主要負責協調及督導大學的「對外業務」部門,包括:專業進修學院(SCOPE)、城大企業有限公司、城大專業顧問有限公司、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UPress)等。伍先生的任務十分艱巨——令大學的收入源源不絕。幸好伍先生在這方面經驗豐富,由創校以來的十多年他一直是大學的財務總監,近年更出任副校長﹙商務與財政﹚一職。他對城大的業務狀況及發展前景,可說是瞭如指掌。

 

開源與財困

伍先生說:「增加額外收入,以『幫補』大學因政府資助逐步減少的緊絀財政,是2003-08年策略性發展計劃的主要目標之一。」校董會於去年11月底通過及公佈了這份名為「積極應變,迎向挑戰」的計劃。在2001-02年度,大學24億4千9百萬港元經常性收入當中,政府撥款佔73%,學費則佔21%,餘下6%主要來自自資營運課程﹙大部分由SCOPE開辦﹚收益、技術轉移及顧問服務的收入,以及投資回報等。現在這幾個創造收入的範疇都歸由伍先生管轄。

 

政府曾多番表明,將會在下一、兩個三年度削減對大學經費的資助,而減幅可能高達兩位數字。在此形勢下,努力開源變得愈來愈重要。伍先生暫時不願意透露他心中的目標——即CTEX究竟可以為城大創造多少收入——但他承諾在1月22至24日的2003?4財政預算聽證會上與大學的管理層商討這方面的計劃。他清楚表明希望所有CTEX的部門最終都能做到「自負盈虧」的原則。

 

專業進修學院作為旗艦

以目前的形勢看來,伍先生屬下某些部門會較容易達到有關要求。其中,以SCOPE在擴大教育服務範圍及增加收入的發展潛力最好。2001-02年,SCOPE的業務總額達到2億港元,而盈利則有5千萬港元,在本地大學同類機構中排行第三﹙第一、二名分別是香港大學的專業進修學院及浸會大學的持續進修學院﹚。

 

但這些數字本身未能全面反映SCOPE的發展潛質。SCOPE與其他同業最大的分別是,它沒有正式的教學人員編制﹙或者是數目很小﹚,其運作模式主要是與校內其他學院及學系合辦課程,並擔任策劃、市場推廣及行政支援的角色。這大大降低了SCOPE的營運成本,亦提高了盈利比率。

 

伍先生認為,要擴大SCOPE在社會的影響力,爭取更大的成效,大學便需要考慮將所有自資營運課程集中管理。現時,大學的副學士學位課程一般是由高級專業學院(College)負責開辦,亦有學院(School/Faculty)及學系自行開辦此此等課程。

 

伍先生說:「如果SCOPE與有關的學系及學部充份合作,便能創造雙贏局面,將此等課程變成自給自足。」他說,有些高級專業學院的教員知悉副學士課程的發展趨勢,已率先提出增加授課節數及工作量換取保留職位及薪金的建議。

 

對於SCOPE來說,開拓副學士課程,也為學生日後升讀學士學位課程提供了「直通車」式的銜接安排。但有關構想能否獲得通過,則要視乎未來幾個月校內高層的討論而定。伍先生說,無論結果如何,SCOPE會爭取時間,積極拓展它的強項——終身及專業教育的市場,並加強副學士課程的銜接安排,以吸引城大以外的副學士學生。未來幾個月內,SCOPE將會聯同本地的商界及商會到珠江三角洲一帶開辦短期的行政人員課程。為了減低成本,SCOPE會租用酒店場地及設施,為在華南地區的本港及當地管理人員開辦一系列的專業進修課程。

 

城大企業及其他

在伍先生的計劃裡,城大企業及城大專業顧問兩所城大全資附屬公司,亦會大展拳腳。前者的重點是將研究成果──技術與產品──商品化,而後者是向商界及社會機構提供非技術性的諮詢及專業服務。

 

城大企業屬下40多間公司中,目前大約有15間較為活躍,較具市場潛力。伍先生說:「不少公司的發展前景相當不俗。」例如電子工程系的梅冠香、陸貴文及許樹源教授負責的無線天線及能源節省計劃。他說:「這些公司發展前景可觀,它們的產品及服務已接近投產或銷售的階段。」雖然不少城大企業附屬公司在創業時都有相當新穎及獨到的意念,但在幾年之後便會遇上同一難題:營運資金不足。伍先生承認,要透過銀行貸款及創業基金投資方式吸引外來注資十分困難,特別是在科網潮爆破之後。而要效法「千里眼」公司的途徑去上市集資,暫時並不樂觀,他說:「起碼在未來兩年內機會不大」。

 

但CTEX並不會因此氣餒,反而會為城大企業旗下的公司加強市場推廣,力求做好今天的耕耘,等待明日的收成。另一方面,城大專業顧問公司,也將扮演更積極的角色,讓更多教職員有機會把專業技能回饋社會。去年,大學一共獲邀參加1,800項招標,最後實際參與了其中的800多項。伍先生希望日後能提高參與及成功投標的比率。他透露,未來幾個月內,大學將獲得一批數目相當可觀的顧問服務合約。

 

最後,大學出版社(UPress)及其轄下的媒介製作部(包括印刷組)亦需要改變營運方向。伍先生指出,大學出版社要走向自負盈虧,努力增加收入抵銷支出。出版社要探索出版更多「迎向市場」書目的可行性,例如是教科書及一般書籍,而不能只著眼於學術著作,但具體細節有待商討。出版社管轄的設計及製作部門,則要提升能力,爭取校內更多「高價值」的工作。目前,大學的媒體設計及製作服務需求有八成是由校外承辦商提供的,伍先生希望透過大幅提升媒介製作部的設計質量及服務水平,將這個比例逐步降低。而印刷組亦要在完成校內工作量之餘,積極外求生意門路。印刷組與影印機供應商簽署的合約規定,影印數量愈大,件工收費愈低,因而大有空間透過提高生意額爭取更大的利潤。伍先生說:「如果我們能解決版權問題,則影印及印刷方面的潛力很大。」不少海外的大學將從不同出版社及作者授權所得的著作編輯印製成教科書或輔導教材,深受市場歡迎。

 

關鍵問題

要令CTEX工作順利,首先要內部運作順暢無間。伍先生準備在2月中旬,將現時散佈校園不同角落的四個部門集中在又一城四樓辦公室。但長遠來說,廣開源流及擴大收入的目標能否成功,是需要大學修改某些政策方能奏效的。伍先生認為,最主要是透過適當的報酬及政策靈活性,來鼓勵從事此等「賺錢」活動的員工。配合新形勢的需要,大學的校外工作規則可能要作出修改,鼓勵員工將本身的專業知識及才能回饋社會。教學與研究無疑是大學的核心工作,但伍先生相信研究成果商品化及顧問服務提供等工作,在一定程度上亦應該歸入員工表現及對大學貢獻的考核部分。除非員工的創業精神能得到合適的回報及嘉許,否則難於激發他們的積極性——於是,社會人士對城大的價值及真正實力的認識亦難以改變,更遑論要改善我們的財政收入了。

 

你可能感興趣

聯絡資料

傳訊及公關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