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大「放棄」高級專業學院?──校長答問

何圻光

文章分享 

5月9日,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下稱教資會)正式通知將2008年前逐步撤銷政府對城市大學19個副學士學位課程中13個的資助,只有六個能繼續獲得政府的撥款。撤銷資助由2004-05開始,於2007-08年完成,比以前預計的進度更急速。

 

5月16日,校長張信剛教授發表一篇聲明,對教資會決定表達了深切失望。同時,他亦透露最近城大有關石門用地的申請經已落空,鑑於這個原因,再加以前兩次用地申請亦先後失手,未能為自資營運副學士課程尋得適當的辦學地點,管理議會決定在這方面再下功夫亦勢將無效。校長建議請校董會議決大學按教資會的撤資進程逐步停辦有關的副學士課程。但他強調大學將向政府申請協助,為受影響的高級專業學院(下稱學院)同事作出合理的補償,以彌補他們事業發展受阻的損失。

 

有關城大副學士課程前景的討論其實由來已久。在過往兩年裡,媒體已有不少報導,在大學內亦引來不少不安情緒。校長本人亦先後在《靈機》的訪問中多次觸及這個問題(主要見於第221220213205期)。但無論如何,對這批個人事業受政府政策改變而影響的同事來說,上周的宣佈始終是帶震撼性的,而總電郵和“大字報”(民主牆)亦隨之傳來不少的反響和提問。為此,《靈機》走訪了校長,對此「爭議性」的事件展開了以下的對談。

 

問:大學在5月13日收到教資會通知的幾天內便作出了有關高級專業學院與自資營運副學士課程的決定和公告,是否過於倉促和考慮不週?

 

答:可以說我們是為勢被迫的。教資會向傳媒透露已於5月9日正式通知城大有關的決定,上星期在面對大量的傳媒追問下,大學覺得需要向員工和社會大眾作出迅速和明確的反應。

 

問:為什麼城大七成的副學士課程不獲政府資助,而香港理工大學的只是三成?

 

答:教資會曾經提出三個豁免準則去釐定那些副學士課程將不受「撤資」影響。這些準則是:需要大量起動和日常運作費用——例如那些需要昂貴實驗室和儀器——的科目;能符合指定人力需求的科目;最後是被認為「瀕臨絕種」的課程,亦既是在市場上缺乏吸引力的課程。如果你看看我們的課程組合,便會發覺城大有不少是語言、電腦、商業和類似的課程,這些卻是難於符合上述三項準則,另外,市場亦已有提供更低的成本的同類課程。反過來說,香港理工大學的課程多是有關時裝設計、視光學、物理治療等,是較為實用性和以職訓為主導,其他商營團體較難開辦。其實,城大已向教資會理據力爭,而我們獲豁免受削的課程數目增加了三個,原來教資會是準備撤銷對16個城大課程的資助。

 

問:有人批評城大在爭取政府對副學士學位課程的支持上表現不力。大學是否過早「舉手投降」呢?

 

答:大學已三番四次向教資會提交詳盡的書面建議,希望政府繼續資助城大所有的副學士課程。例如,在三月初,當政府的撤銷資助政策看似已成定案之際,我又再次提出希望能有六至九年改成自資營運的過渡期,而不是按教資會2月27日建議的加快速度進行。較早時,我們提出在石門興辦社區學院的建議已是基於四年過渡期考慮。回望過去,我設立了社區學院的籌備策劃委員會,又多次與高級專業學院院務會、學院的執行委員會和教職員協會的高級專業學院事宜關注小組的成員多次會面,另外,我又會晤了分別負責教育和地政規劃的局級主要官員。這些工作、都是為了令社區學院能夠有一個順利的起步,但這些努力倒頭來都是落空了。但我們一直是竭盡所能,努力協助政府達成擴展副學士學位的願望。

 

問:有批評說城大在申請於石門興建社區學院一事上未盡全力。
答:在申請石門用地一事上,我們已盡了最大的努力,提交了一份全面而質量良好的標書,特別是大學在社區學院意念仍未是財政上證實可行之前已作出重大的承擔;最後,石門用地的審批小組選取了一個我認為是財政上最有成功機會的標書。政府於1998年開始提出要透過大量增加副學士學額以達到擴展專上教育的目的,自此,我已與多位政府掌管教育和地政規劃的高官進行商討,我們申請要重新發展達智苑的用地,繼而是青衣的教育用地,為開辦社區學院做好準備。但兩次申請都失敗了,而今次石門也遭同一命運。我認為批評大學未盡全力的說法有欠公允。我們每次都全力以赴,提交了最好的建議。

 

問:為什麼自資營運的副學士學位課程是不可行的?是否另有方法可將這些課程辦成財政上可行呢?例如透過減薪和重新分配工作量?

 

答:過往兩三年內,大學對社區學院曾進行多番規劃,並作出了不同的情景分析。我們問:在沒有政府資助、學生需要繳付全費的前提下,究竟學生願意支付多少學費呢?每年10萬港元?5萬港元?目前,城大學生的平均支出是9萬港元以上,這並不包括租金和水電等費用。市場上已有某些機構開辦的副學士課程收費只在38,000至45,000港元之間。加上城大一貫講求教學質素,著量為學生提供有意義的學習體驗和全面的全人教育發展活動,我真看不到大學如何能在不挪用其他學院(faculties)資源的前提下提供有如此質素的副學士課程。我們應否「損害」其他學院的利益,「挽救」高級專業學院副學士課程呢?我深信這樣做是絕對不適當的。對的,減薪是可以考慮。但究竟要減多少呢?兩成?三成?我曾經向學院(College)的同事提問,他們說可以接受這個比重,但不幸的是,多次的計算已證明需要削減連員工福利計算在內至少五成或六成的薪金,更遑論增加每周教學節數和課堂學生人數,那麼社區學院才有機會變成財政上可行。一向以教學卓越為自傲的城市大學,是否準備走上這條路途,令質素受損?我們可否動用有限的儲備,去支持一個未經驗證可行的舉措呢?這樣做,又會否為其他重大發展項目投下陰影?我不相信這是可行的。

 

問:如果城大認為以自資營運形式開辦副學士課程有困難,那為什麼另一間教資會資助大學(贏取石門用地的香港浸會大學)又可以這樣做呢?

 

答:這是兩所大學的成本結構不同問題。香港浸會大學是副學士課程的新力軍,它們可從無到有興辦一些新課程,並採用全新的薪級制聘用一批新員工,達到節省成本之效。在沒有取得重大資源節省的大前提下,城大卻不能全盤接收現時由政府資助的副學士課程,並在瞬息之間全部改成為以自負盈虧形式運作。

 

問:今次校方的決定是否意味永遠再不踏足副學士課程?

 

答:不是。我們在公布中已提出今次所決定並不表示城大已對副學士課程「洗手不幹」,我們並沒有放棄。只是我們需要在未來的不同環境下檢視其他選擇的可行性。例如,專業進修學院(SCOPE)將會探討開辦一系列自資營運專上課程——包括副學士——的可能性。我們亦會考慮對某些副學士課程作出修改,加入新的內容或新的教學元素,令它們在競爭日益白熱化的市場上更具特點和叫座力。
問:有關「財政上不可行」這個看法,是否已有效地向學院員工作出交代和溝通呢?他們是否對事態發展的來龍去脈有足夠的認識?
答:一直以來,我都有透過高級專業學院院長、學院執行委員會和教職員協會高級專業院事宜專責關注小組保持接觸。在教資會的最後決定和石門申請的結果公佈抵達之前,(院長杜國維先生)與我跟關注小組代表見面。在管理議會的公佈之後,關注小組發出了立場文件,我立即提出與他們見面,但至今,我仍未收到他們對會面的最後答覆。小組方面傳來的訊息是他們的同事現在都忙於改卷,而且他們希望我與學院全體成員見面。但過往一年左右,我已在《靈機》的訪問中多次向大家解釋事態的發展和可能出現的情況,只是欠了教資會的最後答案而已。我亦經常在學院院務會和執行委員會上與學院的高層職員交流,給他們提供最新的情況。

 

問:有人說城大「卸掉」了副學士課程是「過橋抽板」的做法?你有什麼回應?

 

答:城大確是以副學位和高級文憑課程起家的。以往副學位對學位學額的比例是100:0,後來發展到65:35和現在的35:65,這剛好反映了本校角色是隨著政府要應付本港發展需要而刻意調整長遠人力和教育政策而改變。過往,我們不少同事對大學為回應社會需要上勞心勞力,作出了貢獻。但今天,政府再不支持城大在這方面的重要工作資助(副學士課程),繼續扮演重要的角色,我感到十分難過。我們並沒有忘本,只是政府有需求我們在資源緊絀的挑戰下重新檢視自己扮演的角色,更集中於自己的目的。

 

問:受影響的同事前途將會有什甚變化?

 

答:我們一方面會向校董會建議要按教資會的加快時間表安排逐步停辦有關的副學士課程,另方面要為同事堅決執行一套井井有條的「停辦」安排。大學將向政府要求協助,向那些事業受困的同事發放合理的賠償。他們是應該取得政府的合理補償,因為這個過程是政府催生的。在得到合理賠償之後,某些同事或許可以重新投入經過改造的副學士課程工作。

 

問:你會怎樣形容高級專業學院同事現時的心境?

 

答:我明白同事對政府的撤銷資助政策感到十分失望、失落,甚至是憤怒,因為他們的事業發展受阻,生活因而受困,這亦正正是我5月15日給教資會主席信中的表達的意見。但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城大上下可攜手合作,共同解決難題,例如,我們可以重新設計某些課程,重新聘用相當一部分的員工,但是要全單接收現在所有的課程是行不通的,我又強調這一點。

 

你可能感興趣

聯絡資料

傳訊及公關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