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齡化社會的文化動態

鄭智友

文章分享 

 
日本學校法人城西大學理事長、城西國際大學校長水田宗子教授4月9日應邀為香港城市大學(城大)「城大傑出講座系列」發表演講,題為「山姥之長壽:老齡化社會的文化動態」。水田教授指出,發達國家的居民日漸長壽,其中又以日本為代表的東亞社會最為明顯,加上很多國家的出生率下降到歷史低位,將在社會、經濟、政治諸方面影響到社會各個階層。

她說,有論者把上述形勢喻為「人口定時炸彈」,政府必須制定適當的政策,以對此預作防備或加以緩解,然而同樣重要的是,看待社會上的長者不應一概而論,而有必要承認長者的個人權利、理想抱負,以及各種需求。
水田教授借用日本民間傳說中棲息於深山的老女妖「山姥」作比喻,描述應當如何靈活處理老齡化社會的問題。她解釋說,這種神話人物常被稱作「山母」、「山姫」或「山女郎」,在日本人心中的形象身份歷來難以確定。水田教授是比較文學的專家,現任日本城西國際大學校長,並獲城大管理學系聘為名譽教授。
水田教授指出,相傳山姥憎恨男人、嫉妒少女,甚至嗜好食人,但山姥亦勤於農事,每到收穫季節,常會走出洞穴下山來幫村民做活、看護病人,完事後飄然離去,返回懸崖峭壁間的住所。
水田教授說,關於這些山精鬼婆的文化記憶,有助了解日本當代社會的構成。日本目前約有四萬名百歲老人,其中有一成仍勞作不息,大多在小塊田地上自耕自給,或將農產品出售。根據日本政府提供的數據,近九成百歲老人是女性。
水田教授笑道:「男人沒有長壽的能力啊!」她指出,日本雖有保障長者的社會福利及家庭贍養體系,但仍有人未能受益,而貧困潦倒的老人無一例外都是男性。

水田教授說,日本女性不僅得享高夀,而且衣食無憂,這與男性的狀況有天壤之別。她認為,日本男性的平均壽命可能高於其他國家的男性,但若無女性的支持就無法好好生活。
她說:「日本男性從來不須照料他人。」她解釋說,男權至上的傳統觀念深入整個日本社會,男人與家人相處的時間通常平均每週只有一個小時左右,但工作時間之長卻久已惡名遠揚。
如此文化傳統,必然使男人沉浸於工作,女人則留在家中操持家務、照顧子女和一家大小。這樣的處境,大多數山姥想必不會喜歡。
水田教授說,如今日本國民日漸長壽,加上出生率漸趨下降,令局面更為困難,政府不得不設法改變社會上由來已久的男女職務不同的觀念。
她舉例說,日本的高壽者日益增多,因此需要更多人從事醫藥衛生及福利服務工作。但是,儘管近年來日本男性的失業率上升,顯然有人可填補這類職務空缺,然而照水田教授的說法,日本男性從事看護工作是「一無是處」,因為日本從無男性擔任護士或看護者的傳統,而日本男人亦難得會主動照顧孩子或料理家務。
那麼女性可否擔起責任,從事醫藥衛生及福利服務工作呢?答案是可以,但水田教授解釋說,日本社會不鼓勵婦女外出工作,況且如今的出生率如此之低,婦女不得不在家中生兒育女。
此外還有一些不合情理之處,退休年齡就是一例。日本的退休年齡比其他國家相對較早,很多人工作到60歲就被迫退休,可是未到65歲則不能領取國家福利金,於是退休者在這五年中處境尷尬,只能靠積蓄生活或求助於家庭,可是出生率不斷下降,求助於家庭也日趨困難。
此外,日本新政府推出措施鼓勵夫婦生兒育女,卻加重了女性的負擔,令她們不得不辭職在家。以產假為例,其本意是好的,但這種以性別區分的措施有失公平,令女性無法兼顧事業與家庭,可惜包括香港在內的一些社會對此仍視為理所當然。
鑒於以上種種矛盾,水田教授認為,政府的政策務必靈活變通,容許因事制宜,容許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較為多樣而寬鬆,好似古老傳說中山姥的做法。
 
 

你可能感兴趣

联络资料

传讯及公关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