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大主辦多場演講推動跨學科研究

馮美玲

文章分享 

香港城市大學(城大)舉辦一連串公開演講,以助推動跨學科及跨文化研究;這是新近成立的「香港跨學科高等研究院」(高等研究院)開幕活動的部分內容。

城大邀得三位國際知名學者即Pauline Stoltz教授Sharon Freeman博士Bo Petersson教授,講述各自對世界政治與當代社會議題的真知灼見。

三場公開演講於1月13日至14日舉行。在首場演講開始前,詩人、海南大學教授、高等研究院名譽研究員栗世征教授(筆名多多)朗誦詩歌,並由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院長兼香港跨學科高等研究院院長利大英教授為新研究院作簡介。

栗教授是人稱「美國諾貝爾獎」的紐斯塔特國際文學獎2010年得主,也是獲此殊榮的首位中國作家。

首場的演講嘉賓是瑞典馬爾默大學國際政治研究高級講師Pauline Stoltz教授,題為「沉默假定和對沉默的假定:小說、非決策、記憶之政治」。

Stoltz教授以荷蘭為例,探討衝突後的困境所隱藏的沉默假定,以及荷蘭政府對荷屬東印度群島居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及戰後印尼去殖民化進程中的遭遇所採取的非決策政策。

她說:「轉型正義的一個核心論點是,正義程序及披露真相,是實現民主治理和重建問責制度的關鍵。因此現代決策者一般認為,非決策的做法會使社會面臨新的衝突。」

二戰結束逾五十年後,開始出現以戰後荷屬東印度群島、印度尼西亞與荷蘭的關係為題材的小說,關於這段歷史創傷,一個反覆重現的主題就是沉默。

「無論對歷史創傷保持沉默是好是壞,關於沉默有許多不同的假定。沉默對社會長遠來說似乎不起作用,但對某些人卻有作用,」她接着說:「政治學者甚少採用小說之類的文學作為研究的資料來源。」

Stoltz教授在做研究時,既分析政治的反應也分析小說中反映的情形,以探求受害者、各地社會、決策者面對各種政策選擇時所處的困境與所受的影響。

第二場講座是Sharon Freeman博士主講的「中國在非洲的經驗教訓」。Freeman博士是成功的企業家、富有創見的營商策略顧問,著有《中國、非洲及非洲僑民:觀點》一書。

過去數十年來,中國在非洲的商業活動不斷加深擴大。Freeman博士曾為多國政府、跨國公司、發展機構擔任顧問。她指出,中國成功的原因是「中國有全面的非洲政策,但美國等其他國家則顯然沒有。」

她說:「必須牢記,所謂政策,就是傾一國之力執行既定計劃的科學和藝術。」

西方國家懷疑中國在非洲大力投資及與非洲各國政府合作的動機,但非洲各國卻明顯以善意看待這種投資。

Freeman博士強調,以經濟互補和友好團結為基礎的政策十分重要。「首先,中國對非洲領導人順其所願表示尊重;其次,中國讓非洲人作主,自己則跟隨行事,而非喧賓奪主。」

雖然中國與非洲的交往相當成功,但亦出現不少難題需要一一應對。

她說:「處於金字塔頂層的非洲領導人很滿意,然而在被中國人搶走工作的底層人民中,不滿情緒日益加深。」因此,在制定可持續的中非政策和建立能力方面,高等教育的作用十分重要,因為「教育是改變他們未來的鑰匙。」

第三場即最後一場演講題為「社會文化風險的表現:瑞典的當代議題」,講者是瑞典馬爾默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教授Bo Petersson教授,他的研究涵蓋民族主義、多元文化、敵對形象、刻板印象、仇外心理等。

外來人口不斷移入,使瑞典社會及政治承受的壓力上升,激起民眾的不安情緒。Petersson教授引述傳媒資訊,並引用社會文化風險的理論,探討公共論述如何塑造刻板印象,並維持心理障礙,以阻礙外來者融入社會。「當民眾感到自己固有的習俗傳統遭到挑戰,就可能萌生防禦心態」。

他引用自己的著作《陌生人的故事:瑞典傳媒塑造出的社會文化風險》中的事例,解釋大多數瑞典民眾眼中所見到的新移民造成的社會文化風險。

其中一個例子是,一份地方報紙毫無證據地把當地發生的罪案與尋求政治庇護者拉上關係;另一個例子是關於一宗慘劇,事發後有人用「穆斯林謀殺瑞典老婦」為新聞標題。

「本書收集了很多故事,顯示當地傳媒如何感知及塑造社會文化風險,以及這樣的情形可能帶來甚麽後果,」Petersson教授說。

「瑞典雖有組織良好的避難所之譽,但仍有仇外心理、種族主義,也有尋找替罪羊的做法。」在公共論述中,某些類別的移民——通常是難民和尋求政治庇護者——被描繪成可能威脅大多數瑞典人民的道德觀念,因而日漸被看成可能對社會文化造成風險的群體。

「庸俗民族主義的種種現象,看來似乎無關緊要,但如社會學家Michael Billig指出的,這是在我們和他人之間劃線為界,排斥他人,顯示我們對自己的群體有優越感,並認為他人代表的是低劣的群體,」他說。

Petersson教授表示,關於外來移民,有四種基本的刻板印象:罪犯、受害人、外來者、赫丘利斯(羅馬神話中的大力神)。他說:「傳媒寫作人應該明白這樣做的後果。解決方法之一,顯然是描寫一些移民成功的故事,他們不屬於上述四組人,而是在正常社會中正常生活的人。」

三場演講吸引了各科系專業的學生和學者前來聽講,每一場演講後的問答階段,都有熱烈的討論。

你可能感兴趣

联络资料

传讯及公关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