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自然——沒有標準答案的三個故事

陳龍根

文章分享 

小說家善於講故事。作品素有「筆記體」之風的內地著名小說家李銳先生,藉香港城市大學文康委員會4月21日舉辦的「城市文化沙龍」,講了三個人與自然的故事:杜鵑醉魚;世外桃源裏的七個小矮人;石頭和草。

「杜鵑醉魚」講的是幾位藏族/納西族青年歌手述說的驚奇經歷。他們在一條河邊野餐,欣賞杜鵑花瓣飄落到河面。河裏的魚吃了飄落在河面的花瓣,神奇地醉死了。河對岸一頭飢餓的熊,吃下醉死的魚,卻在飽餐後神奇地醉倒在地。有人說,杜鵑花瓣中有某種特殊物質,讓魚和熊都醉了,但那只是人們的猜想而已。

「世外桃源裏的七個小矮人」則是李銳的個人經歷。他去雲南香格里拉,當他被美景吸引、準備拍照時,突然出現七個當地小孩,索要在那裏拍照的14元錢。他給了15元。拿到錢後,其中一個小孩很熟練地拿出帳本記帳。這些貧窮的孩子,讓他想到當年下鄉插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石頭和草」是關於李銳訪問日本大阪的事。在寺廟拜佛時,他詫異地發現,由於朝拜者不斷用水澆灌,石佛上竟然長出深厚的苔蘚。李銳由此想到,人的信仰和意志力可以讓生命以不可思議的方式誕生;但是,人的信仰和文明同時也給世界帶來殺戮與毀滅。

故事情節簡單,卻耐人尋味。就像一個善於講故事的小說家,李銳沒有對故事做太多解釋,但聽故事的人卻產生各不相同的反應。有人從第一個故事中看到自然界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自然規律;有人說到人與自然之間須保持一定距離,才能欣賞其美。更有人從第三個故事分析起中國人與日本人的差異,並有人試圖為這些故事解畫,卻最終發覺更加困惑了。

這也許正是文學藝術、尤其是好的文學藝術的功效?主持文化沙龍的文康委員會主席、中國文化中心主任鄭培凱教授評說道。「給人衝擊和震撼之餘,又令人回味,尋人耐思,並給予更多想像的空間,」鄭教授說。

1950年出生的李銳有過他這代內地人共有的遭遇。在他的小說中,可以看到山西呂梁山區的六年農村生活給他留下的烙印。就如他曾經說過的,享有現代文明成果的城市人,沒有資格要求鄉下人留在原地。去「人間天堂」香格里拉旅遊攝影,有小孩跑出來要錢,遊客可能覺得掃興,但對於生活在貧困中的當地人,那只是一種生存方式而已。無怪乎他說這使他想起下鄉時的生活。

你聽了這三個故事又會產生甚麼聯想呢?

你可能感兴趣

联络资料

传讯及公关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