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高級公職人員報酬的比較研究

文章分享 

新加坡總理的報酬原來較中國國家主席高逾50萬倍!這是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李藹雯博士的一份比較研究報告中的結論。李博士說:「香港高級公職人員的報酬亦名列前茅,僅次於新加坡。」該項研究是由李博士聯同英國牛津大學的Christopher Hood教授和美國匹茲堡大學的Guy Peters教授共同進行,旨在探討不同報酬模式的成因和結果。

 

「是項研究就中國、香港、日本、韓國、新加坡、澳洲及紐西蘭七個地方,在1980至2000年間的報酬結構進行比較和分析,並得到來自上述地區的六位學者協助。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探討不同報酬水平與貪污、經濟表現和民主審查這三個議題的關係。

李博士表示:「如何為某政治體系內的高層人員,如法官、首長及政治家釐訂報酬水平,是政治理論及體系研究中一個既重要又經常被觸及的問題。」

 

「許多西方國家均已調低高級公職人員的報酬水平,但這情況在亞太區的政治體制中尚不普遍。即使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之後,香港和新加坡也對有關報酬只作出十分輕微的下調,區內的整體情況還是上升多於下調。」

 

李博士指出,香港高級官員享有的優厚薪津和福利是源自殖民地時代為統治者而設的特權,其後才慢慢惠及本地的公務員。另外,反映私人機構薪酬趨勢的公務員薪酬釐訂機制,也是造成高級公務員在近20年來報酬不斷上升的原因之一。



不過,民主審查在主權移交後開始對香港帶來了新的衝擊。「研究報告的重要發現之一,是民主的發展對報酬水平和結構會造成衝擊。」李博士指出,由於社會上對公務員薪酬掀起監察風氣及愈來愈多關注的聲音,政府不得不作出回應。在香港,政府已削減部分公務員的福利,並提出對公務員體制和薪酬政策加以改革的建議。有關研究結果將輯錄在Routledge定於2003年初出版的Reward for High Public Office : Asia and Pacific Rim States一書內。

 

目前,李博士正聯同系內的Martin Painter教授和梁燕紅博士進行另一項研究,就香港、馬來西亞和南韓的高級公職人員的政策效能(包括決策力、團結力、適當性和受公眾尊重程度)進行探討,把研究重點由報酬轉為高級公職人員的能力。

你可能感兴趣

联络资料

传讯及公关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