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大「開心指數」研究:香港、日本、新加坡三地比較

文章分享 

香港城市大學(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2月16日公佈2015年「開心指數研究:香港、日本、新加坡三地比較」的結果。
 
調查發現,不論是「開心指數」,或是對各方面生活質素的滿意度,香港所得的分數均低於新加坡及日本(大阪),為三地中之最低,只有「經濟」方面的滿意度處於中游。
 
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今年1月在香港、大阪、新加坡進行了一項問卷調查,該研究的領導者是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副院長黃成榮教授。研究者在這三處分別訪問當地的1,100多名市民,共收集3,468份問卷。
 
這項調查旨在探討受訪者的主觀感受,包括其「開心指數」(10分為最高,1分為最低) 以及在六個方面對當地生活質素的滿意程度。六個方面是:政治及社會、經濟、環境、醫療保健、娛樂消閒、住房狀況。
 
研究結果顯示,香港人的開心指數為6.98分,相比於十年前同類研究的結果(7.32分),香港人似乎愈來愈不開心。
 
若將香港、日本、新加坡三地的情形互相比較,可見新加坡人的開心指數最高(7.56分),日本緊接其後(7.41分),香港的得分最低(6.98分)。
 
在受訪者對六項生活質素的滿意度方面,除了娛樂消閒一項,新加坡人對其餘五項生活質素的滿意度均高於香港、日本,而大阪則在娛樂消閒方面得到最高分;至於香港,不論在開心指數,或是對生活質素的滿意程度方面,均得到三地之中的最低分,只有對經濟這項生活質素的滿意度處於中游。
 
結果顯示,新加坡人似乎對當地的環境(7.85分)、娛樂消閒(7.62分)、醫療保健(7.45分)、經濟(7.40分)、住房 (7.27分)、政治及社會(7.11分)諸方面感到相當滿意,評分均在7分以上。
 
黃教授解釋說,新加坡注重都巿綠化,素有「花園城市」之譽;該國又是東南亞各地的美食集中地,市民亦滿意當地的消閒設施;新加坡人相當滿意當地的醫療制度及系統;在房屋方面,絕大多數新加坡人居住設施良好的「組屋」;近來新加坡政府還富於民,推出措施助市民減輕經濟壓力;政府大力發展旅遊業,以帶動當地經濟;再加上新加坡的政治局勢穩定,其政治領袖受到市民尊重。
 
日本人則對娛樂消閒(7.91分)、住房 (6.60分)、醫療保健(6.35分) 等三項生活質素較為滿意。
 
比較三地的娛樂消閒,可見日本得到最高分。黃教授認為,其原因是大阪的娛樂消閒設施較多,不但有知名的主題樂園,還有繁華的商業步行購物街,生活多姿多采;在房屋方面,近年日本因經濟下滑而樓價回軟,相對於日本人的收入,房價並未給人高不可攀的感覺;不少大阪市民對醫療福利制度感到滿意,因為日本政府因應社會需求而不斷改善福利制度,惠及兒童、殘疾人士、長者、低收入人士、長期病患者等。即使日本人面對不少天災,其經濟問題亦尚未解決,但大阪市民的開心指數(7.41分)與新加坡接近。
 
香港人對六個方面的生活質素相當不滿意,與新加坡、日本相比,除了娛樂消閒所獲的分數達6.70分外,其餘五項的分數並不高,其中香港人給予醫療及健康的分數為5.88分,而經濟則為5.66分,環境(4.90分)、政治及社會(4.41分)、住房(4.22分)這三項的得分更在5分以下。
 
香港人對經濟的滿意度在三地之中處於中游,原因是日本尚未解決經濟復蘇問題,而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GDP)有實質增長。
 
黃教授認為,香港人在娛樂消閒方面較為滿意是可以理解的,香港雖然不大,卻有知名的主題公園,而且是熱門旅遊地點,更是世界第三大電影出產地。至於其他方面,香港市民近月對普選和政改議論不休,社會分化愈趨明顯,對執政者的反對聲音亦愈來愈大;此外,市民面臨公營住房短缺、私人住宅樓價和租金不斷上升的困境,不少市民成為「樓奴」,壓力與日俱增,自然感到不滿。
 
研究亦發現,三地的女性之開心指數均高於男性,這可能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使然:男性受制於傳統觀念,必須表現硬朗,因而經常壓抑情緒;女性則較容易有多種渠道宣洩情感。此外,男性通常都是家中經濟支柱,女性相對承受較少工作壓力,因此女性普遍比較快樂。
 
在年齡方面,三地之年輕人(不超過24歲者)及年長者(年滿65歲者)的開心指數均高於成年人(25歲至64歲)。在一般家庭中,青年人大多仍在就學,得到父母的照顧,面對困難時可尋求父母或師長協助,面對的經濟及工作壓力較輕。至於長者,可能因為承受的工作及家庭壓力相對較輕,不少人已經退休,故開心指數高於成年人。至於成年人在生活上需要承受經濟、家庭、婚姻、子女管教、工作、人際關係等各方面壓力,不少人「上有高堂、下有兒女」,開心指數顯然較低。
 

你可能感兴趣

联络资料

传讯及公关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