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憧憬的環球公民社會

鄭智友

文章分享 

一位在世界學林名列前茅的社會學家兼社會思想家12月12日在香港城市大學(城大)發表演講,為出席聽講的學生及學術界人士描繪了一個世人憧憬的環球公民宗教或環球公民社會,並探討其生存運作的前景;演講既徵引諸家學說,也時有申說論辯。

演講人是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的 Robert N. Bellah 教授,他主持了本年度最後一場城大傑出講座,從政治、經濟、心靈諸方面討論如何創建一個可生存運作、諧調有序、超越國族的環球社會。Bellah教授是伯克萊分校榮休的艾略特社會學教授。

Bellah 教授引述自己和當代其他哲學家的著作,指出要創建這樣的環球秩序架構,必須先有一個環球公民社會,其中不僅須有某種形式的制度作為支持,而且須有一層宗教加以維繫,以及一套法律框架、一套倫理規範。

曾有論者聲稱,全人類不可能融合為單一的環球部落,也行不通。對此,Bellah教授引述了華爾澤的學說來反襯自己的觀點:該學者的著作《厚與薄:國內與國外的道義論辯》可解讀為對環球一體公民社會之構想的反駁。Bellah教授卻斷言:某種形式的環球一體文化確已存在,世界杯足球賽和國際奧運會等運動賽事,即為例證。

不僅如此,多種全球性法律已然施行於世界商貿與經濟,預示着有可能創建一個以互助互養、彼此依存為特徵、環球取向更強的共生社群。

若不是有法律上、習俗上一大堆規章條例來管理全球的貨物交易、資金流動,就不可能有我們的全球經濟,Bellah教授說。

「我們雖然沒有一個世界國,也不想有,但環球治理確實已初見端倪;當然這與世界國是兩回事,」他說。

在演講中,Bellah教授痛斥當前恣肆無忌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及其意識形態。這種經濟政策與意識形態令少數人獲益、多數人受損,造成極為惡劣的環境,阻礙創建一個較為無私、較有遠見的環球社會。

他嚴厲批評始於1980年代初的某些西方國家解除市場管制之舉,強調指出,如此一來世界市場無人可管,卻控制了我們大家。

為了反駁新自由主義者的自由市場論,他特地舉出美國的事例:儘管政府在二戰後設立了名目繁多的制衡規定,美國經濟仍得以正常增長而避免了衰退。

身為傑出的社會學家,Bellah教授不無諷刺地說道,雖然有人聲稱對財富的貪欲有助建立一個環球公民宗教,但如此前景會給整個地球與人類帶來無可限量的惡果。

他強調說:「世界政治必須與世界經濟並肩前進,才能建立有效的規管制度,以保護環境、保護世上的脆弱無助者。他們正在付出代價,得益的只是少數人。」

Bellah教授的講座題為「環球一體的公民宗教可能存在嗎?,但他沒有現成的答案;他認為,世人應將全世界各種信仰視為一體,並從信仰的各個層面汲取觀念與靈感。

他在演講結束前說:「道德共識日漸形成,環球法律也初現萌芽,我們若要把兩者轉化為某種環球眾人一心、環球治理的局面,以適應一個從世界各大宗教吸納精髓的環球一體公民社會,那麼我堅信:宗教的推動是必不可少的因素。」

李博亞教授介紹Bellah教授時,讚揚他的演講恰逢其時凸顯當前有必要應對的氣候變化與碳排放問題。世人日益看清當今全球互相依存,我們要彼此依靠、共同努力,他說。

李博亞教授又說,城大舉辦傑出講座系列,吸引了多個學科與學術領域的知名學者,有助城大奉行重探索、求創新的宗旨。

Bellah教授1950年以最優等榮譽畢業於哈佛大學的哈佛學院,獲社會人類學學士學位。他的本科畢業論文獲得美國大學優等生榮譽學會獎,並由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後來他在哈佛大學繼續深造,於1955年獲得社會學及遠東語言哲學博士學位。

Bellah教授著述甚豐,最著名者有加州大學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心靈的習性:美國生活中的個人主義和承諾》。他在2000年榮獲美國國家人文科學獎章」。他的近作《人類進化中的宗教:從舊石器時代到軸心時代》出版於2011年9月,是他畢生研究宗教進化的巔峰之作

Bellah教授到訪期間,恰逢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於12月13至14日舉辦「儒家思想:心性之學」學術會議。會議討論了儒家思想在東亞地區的復興,着重探討儒家思想以多種方式促成公認的道德規範與集體認同,並為之解說而辯護。

你可能感兴趣

联络资料

传讯及公关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