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相遇…

何圻光

文章分享 

二月底,傳媒多次報導政府準備減少對大學2005-08年度的撥款,引來各院校員工陣陣不安和失望情緒,加上政府希望大學薪酬與公務員「脫鈎」的議案已呈交立法會審議,並於7月1日生效,更令大專界同工士氣低落。在「削減經費」和「減薪」的重重陰霾下,《靈機》走訪了校長張信剛教授,訪談話題亦無可避免地扯到各人心裡最關切的問題上:究竟大學的經費將被削減多少﹖

 

嚴峻的現實

 

在2月26日校長接受《靈機》訪問的當天,校方仍未收到來自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有關削減經費具體數字的通知,但幅度是不難估計的。教資會早已清楚表明要在未來四年裡逐步撤回政府對副學士及授課式深造課程的資助,而以此等課程過往在大學整體支出所佔的比例計算,校長說:「如果2005-08年度的預算被削20%或以上,我不會感到驚訝。」他更提醒各員工,在今天政府財赤如此嚴重的前提下,這個比例最終還可能是較為保守的估計。過往多個月內,校長在公開場合裡已三番四次向政府進言,他說今天香港的高等學府能有如此成就,是經過各院校的教職員加上整個社會用15年的努力換來的,他希望無論要面對何等艱巨的財政困難,政府都不要採取任何決定對高等教育造成「永久性」和「無可復原」的傷害。但大學的教職員本身亦要作好準備,積極面對各種可能出現的情況。張教授說:「我衷心祈求最好的局面出現,但我還是要假設最壞的情況即將降臨。這個時刻,需要大家抱著現實主義的態度,要認清形勢。」

 

過往六年,城大與其他大學都積累了一些儲備,證明過往政府給院校的撥款絕不是捉襟見肘。但今後的挑戰,是要我們籌劃縝密,行事有度,一切要量入為出。校長說:「我們再不能以新活動或新單位去解決既有的問題,例如,我們不能說要開辦一個新課程,而不對某些現行課程進行嚴格的審視。」他說,嚴峻的環境需要務實的應對態度,大學要在某些工作上有所增長,則必須在其他範疇進行減省。

 

務實的態度

 

要渡過困難和令財政「軟著陸」,大學有兩個節流方法:削減員工薪酬支出;或是減省薪酬以外的所有開支。校長相信同事明白後者是不切實際的做法,因為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團體,大學總不能在未來幾年拒絕支付水電費帳單或停止購買實驗室器材,政府及社會大眾都不會容許大學採取背離自己使命的荒謬做法。所以,校長認為任何實事求是的大學管理層都會認真考慮削減員工薪酬的方案,因為這方面的支出佔了大學經常性總開支的七成以上。

 

而在解決減薪這個難題上,大學亦有兩種方法可用:「一刀切」或是選擇性裁減的方法。前者是說A倘若政府決定削減大學20%的經費,那麼大學所有員工的薪酬相應調低20%,雖然這個方案較容易下決定,而且貌似平等公允,但壞處是把表現好與壞的部門一視同仁,一起「受罰」,為大學的發展留下後遺症。張校長說:「我想任何有生命力、有理想的團體都會採取第二個較為踏實的方法。」他強調,校方管理層還未有作出任何決定,但他不排除兩種方案一併和交替使用的可能性。

 

對於大部分同事來說,由財赤或「薪酬脫鈎」所帶來的減薪都是同一碼事,但事實上兩者是有分別的。校長說:「我希望同事把減薪與『脫鈎』分開看待。」城大與其他大學現行的薪酬制度,都是源於公務員的體制。在「掛鈎」的安排下,大部分員工每年都等於享有自動增薪點,直至到達薪級表頂點為止。要應付增薪點,大學的支出便要增加3%,換句話說,即使大學能夠維持目前的員工數目及職級不變,四年後的營運支出也無可避免要上調12%,財政壓力不可小覷。理論上,大學可通過考績制,停止向表現欠佳的員工發放增薪點,但實際上這類情況是鳳毛麟角,絕不常見。校長說:「即使沒有今次的財政危機,現實和常理告訴我,大學有需要著手檢討和改革員工的薪酬福利制度。」城大從來沒有主動提出「脫鈎勾」的要求,一切都由政府及教資會採取主導。最近,教資會承諾對大學的撥款不會因「脫金勾」與否而減少。校長說:「脫鈎」理論上可給予城大更大靈活性,一方面可以有效獎勵表現良好的教職員,另方面可以紓緩大學的財政壓力。他說:「我不相信任何既有理想而又態度務實的同事會反對這個原則。」但同事擔心的情況,曾發生在其他地區,那就是「脫鈎」與削減經費如影隨形,同時出現,結果造成員工大幅減薪。他說:「我對此憂慮心有同感,這個情況是有可能出現的,我們對政府的承諾是採取『聽其言、觀其行』的態度。」但他說,因為現在薪酬仍未「脫金勾」,員工要準備接受政府近日與公務員達成兩年減薪6%協議的相應安排。而日後,大學還要檢討每年自動增薪的措施,但他不能保證未來的政策改動只會影響新入職的同事。

 

現實與理想相遇

 

張校長說,客觀形勢逼使大學需要考慮各種情況及作出應變方法,「我不能安坐這裡,漠視不理。」但直至政府正式通知實際撥款、或有機會與其他大學磋商之前,張校長又確實是「無可奉告」和「無計可施」。「因此,大家不要寄望在下星期(三月初)會有任何公佈。」

 

校長說,他明白大家都不希望減薪而影響現在的生活水平,但「大學始終不是員工的互助機構,我們的首要任務是教育學生,啟發他們的心智。」將人類的知識及智慧代代相傳,本身是一種理想的追求,而大學教育更代表著這項崇高事業的顛,但同事亦要明白在追求此等理想時,無可避免會遇上各式各樣的難題,我們要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尋求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這是需要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相結合的最佳時刻」。

 

你可能感兴趣

联络资料

传讯及公关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