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Silk and the Silk Road (in Chinese)

Product Name in original language
錦程-中國絲綢與絲綢之路
Author / Editor
Special Price HKD30.00 Regular Price HKD68.00
In stock
Add to Wish List

說到絲綢,馬上就會聯想到中國。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發明蠶桑絲綢的國家;絲綢是中國文明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並通過絲綢之路,西傳至中亞、西亞,直達歐洲。


「絲綢之路」有兩個關鍵字:「絲綢」和「路」。一百多年來,中外學者對絲綢之路的中外文化交流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但專門針對絲綢之路上出土的絲綢和紡織品—即「絲路之綢」的研究卻並不十分豐富。


本書專門對絲綢之路的出土紡織品進行總體介紹;作者把中國絲綢的發展、藝術、工藝等通過絲綢之路的變化一一呈現,特別通過漢唐時期不同種類紡織品的技術與風格特點,勾勒東西方紡織科技的交流過程,以及中國紡織科技在這一時期的演變脈絡,讓讀者對「絲綢之路」的文化交流、「絲路之綢」的工藝發展,以至彼此間的聯繫有更深入的認識。

*現於亞馬遜中國有售

ISBN
978-962-937-200-2
Pub. Date
Jul 1, 2012
Weight
0.41kg
Paperback
358 pages
Dimension
152 x 229 mm

錦繡前程,一直是人們對美好前途的一種嚮往。而我實是三生有幸,一路走來,錦繡相伴。
我的家鄉是浙江海寧的長安鎮,長安雖小,卻是京杭大運河和滬杭鐵路線上出杭之後的第一處交通要道。杭州的上塘河一直通到這,水面開始改變它的高低,於是就有了長安堰和長安壩,據說這長安堰和長安壩的原理,竟然和都江堰及葛洲壩相似,由此還建起了上、中、下三閘。下閘旁邊,就是曾經為浙江最大的繅絲廠—當年稱為浙江製絲一廠。絲廠是這個小鎮的重心,鎮上幾乎所有的人都和這個絲廠有關。我媽媽是這個廠從事日夜兩班的繅絲女工,由於技術比較好,後來做到繅

錦繡前程,一直是人們對美好前途的一種嚮往。而我實是三生有幸,一路走來,錦繡相伴。
我的家鄉是浙江海寧的長安鎮,長安雖小,卻是京杭大運河和滬杭鐵路線上出杭之後的第一處交通要道。杭州的上塘河一直通到這,水面開始改變它的高低,於是就有了長安堰和長安壩,據說這長安堰和長安壩的原理,竟然和都江堰及葛洲壩相似,由此還建起了上、中、下三閘。下閘旁邊,就是曾經為浙江最大的繅絲廠—當年稱為浙江製絲一廠。絲廠是這個小鎮的重心,鎮上幾乎所有的人都和這個絲廠有關。我媽媽是這個廠從事日夜兩班的繅絲女工,由於技術比較好,後來做到繅絲的老師。爸爸則是廠的機械工人,經常為廠的機器折騰些小革新小發明。我在廠的衛生總站出生,3歲開始在廠的托兒所過夜,6歲開始在絲廠的子弟學校上學,放學回來就在媽媽身後的子上做回家作業,有時也會幫媽媽在繅絲車上索緒添緒。我們讀書的學校原由一幢天主教的小教堂改建而成,1920年代由在絲廠女工中傳教的中國神父們集資建造,從這經過日佔時期建成的巨大繭庫,穿過滬杭線的鐵路洋旗,就到了長安鎮上唯一一條窄窄的長街,整個小鎮就沿運河邊的這條長街排布展開。我家從街的東橫頭又搬到西橫頭,整個童年和少年時期都不曾離開過這個繅絲業興盛的小鎮。直到1977年高中畢業,我來到絲廠北面不遠的七里亭下鄉插隊,這也是一個海寧的桑麻之鄉。半年之後,我通過了文革後的第一屆高考,進入了位於省會杭州的浙江絲綢工學院。本科畢業後又師從蠶桑絲綢界的老前輩朱新予和蔣猷龍學習絲綢歷史,直到今天我以絲綢之路沿途出土的絲綢作為我的主要研究方向,近年來,我一直在鼓吹稱為「絲路之綢」(Textiles from the Silk Road)的研究合作項目。所以,我所走過來的路,確是一條絲綢之路。
絲綢之路,錦繡之程,這足以令我迷戀一生。由於絲織品有機物對保存環境的特殊要求,古代絲綢總是在中國的大西北地區出土,從而引我一輩子都與西出陽關的沿途結緣。記得第一次去西北是在1985年的夏天,那是一次背包旅行。第一次接受寫作《中國絲綢史》魏唐部分的重任,我隻身一人登車西行。近兩個月的行程,到西安,出開遠門,經蘭州,又去西寧,再沿河西走廊赴嘉峪關,直到敦煌。參觀莫高窟之後便是新疆,三山夾兩盆的新疆實在是過於遼闊,我無法在一次內完成所有的考察,只能在烏魯木齊和吐魯番逗留之後就踏上歸途。歸途上又一次前去西寧尋找研究青海都蘭絲織品的機會,雖然我的停留被車遇竊賊而被迫中止,但我和考古所的隔年之約已經啟動。後一次重要的新疆之行是1989年為籌建中的絲綢博物館徵集文物,足跡到達和田和喀什。再後一次更為重要的新疆之行是2006年作為副隊長與東華大學、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一起進行的環塔克拉瑪干絲綢之路服飾文化考察,持劍出天山,劍繞大漠還。風雪過焉耆,明月宿樓蘭。於闐觀錦繡,龜茲訪伽藍。一月三千里,聖誕猶未返。從頭算來,1985年以來我赴新疆平均不下每年一次,直到2011年,我們在新疆博物館建成我們紡織品保護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的新疆工作站,我又算是在絲綢之路沿途有真正自己的據點。
  1. 絲綢起源的文化契機—中國絲綢在古代文化中的地位
  2. 翻越阿勒泰—早期的草原絲綢之路
  3. 漢錦出陽關—漢晉時期中國絲綢的西傳
  4. 西風遠來—希臘化藝術對紡織品的影響
  5. 胡錦初成—新疆和費爾干納生產的絲織品
  6. 尋訪贊丹尼奇—中亞粟特織錦的探討
  7. 從何稠到竇師綸—盛唐織錦風格的形成
  8. 大唐新樣—敦煌和法門寺的絲綢
  9. 長河東到海—中國絲綢向日本的傳播
  10. 北國風光—契丹、西夏、回鶻之間的絲綢交流
  11. 蒙古與高麗—金元時期中國與朝鮮半島的絲綢交流
  12. 金色納石失—蒙元時期中國與波斯織工的交流
  13. 大洋花—明清之際的東西方絲綢交流
趙豐 中國絲綢博物館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