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o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Communist Party—From the Zun’yi Conference to the Yan’an Rectification Movement 黨史筆記—從遵義會議到延安整風(增訂版)

Author / Editor
HKD198.00
In stock
Add to Wish List
何方先生2005年稱,在一些中共老黨員老幹部老知識分子中普遍出現一種被稱為「兩頭真」的現象:「早年實現自我,中間失去自我,晚年又回歸自我」。頭一個「真」,是指當年幹革命或做學問,都是真心實意、自覺自願、勇往直前的。中間的「失」,主要指失去獨立思考,受到束縛,只有盲目緊跟或被迫追隨。後頭的「真」,是說自認為思想得到解放,能提出自己的真實看法。反思時感到沉重,原因是從小就為之奮鬥的民主憲政至今還望不到邊;幾十年來一直盛行造神造假運動,還有進一步加強和發展的趨勢。但願當年曾為自由民主奮鬥的中國共產黨也能做到「兩頭真」。

《黨史筆記》(增訂版)經重新編排,正文共十七章。何方先生根據親身經歷,剖析大量史實,比較從1935年遵義會議到1945年「延安整風」運動期間,官方撰寫的中共黨史與歷史真相之間存在的差別,從根本上反思了個人崇拜的歴史淵源、黨的一元化領導體制和黨史編纂學的積弊,認為一切源自延安整風為中國確立了沿用至今的治黨治國模式,迄未出現放棄前景。本書創一家之言,值得一讀再讀。

《黨史筆記》使何方先生成為公認的中共黨史問題專家。2008年修訂以來首次增訂再版。增訂版由內地學者資中筠及雷頤撰序,收入何方友人對初版發表的評議,以及兩篇有關黨史研究的何方訪談紀錄。隨書另附首次結集的《劉英與何方談中共黨史》。
ISBN
978-962-937-402-0
Pub. Date
Jul 19, 2019
Weight
1.2kg
Paperback
980 pages
Dimension
150 x 215 mm
【宋以敏注】何方去世前近二十年接受的各種訪談,絕大多數都以中共黨史為主題。在下面的兩篇訪談中,他說明了學習和研究黨史的原委,張聞天作為總書記在黨史中的真實地位和作用,關於延安整風所確立的毛澤東個人迷信對國家發展的深遠影響,以及在共和國佔主流地位的「黨史編纂學」特徵。

上海《東方早報》2010年12月對何方的訪談*
違心揭發批判張聞天的負罪感

問:您在《談史憶人》這本書中說「廬山會議後違心批判張聞天,想以研究張聞天為自己贖罪補過」。當時您是在怎樣的歷史背景下,如何批判張聞天的,為何有如此大的歷史負罪感?

何方:我今生犯了兩大政治錯誤,一個是在延安搶救運動中一度承認自己是「國民黨特務」,再一個就是 1959 年反右傾運動中「揭發批判」張聞天。不管是什麼場合,人應該說真話,不能說假話。不能把好人說成壞人。但是在當時,你是站在毛主席那邊,還是站在張聞天這邊,這是比較嚴重的問題,後來發現毛主席也不一定正確,他的錯誤也很多,我這才認識到自己當時的錯誤是多麼嚴重。所以也不能完全說我是被逼迫的。

我從1949年開始在張聞天身邊工作十年。1959年廬山會議後,在中央召開的全國外事工作會議上,我由於對毛主席的個人崇拜和自己設法過關的私心雜念,對直接領導我工作學習十多年的張聞天進行了「揭發批判」。

在那次外事會議上,我的思想展開了激烈鬥爭。首先必須硬行轉換一個觀念,就是毛主席和「三面紅旗」(按:即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都是正確的,我和張聞天過去看到的都是局部現象,只是一個指頭的問題,全面情況我們並不了解。以偏概全,顯然是錯了。但是對張聞天反黨反毛主席,腦子還是轉不過彎來,雖然有些和我關係較好的老同志如姚仲明等給我講過去的歷史,可我在十多年的相處中就是找不出「反」的證據。不管找出找不出,當時直接面臨着在毛主席黨中央和張聞天之間的抉擇。無論從什麼角度說,我都只能選擇跟毛主席這一條路。最後還有個個人過關問題:特別怕開除黨籍。凡參加過政治運動特別是挨過整的人,都會感受到過關之難。所以經過三四天的思想鬥爭,我下決心同張聞天「劃清界限」,堅決跟着毛主席和黨中央走,站出來揭發批判張聞天。

對於揭發的內容和尺度,我內心定了幾條:一是可以隨大流無限上綱,但決不捏造事實;二是盡量多講反對「三面紅旗」的言論,不講或少講外交方面的問題,因為這既不是大家追逼的重點,也怕說不清楚;三是自以為關係重大、人們又無法知道的事情,就堅決不說。

第一章  遵義會議確立了以張聞天為首的中央集體領導

第二章  再談與遵義會議有關的三個問題

第三章  張聞天與毛澤東的關係

第四章  延安整風中的張聞天

第五章  張聞天與所謂教條宗派

第六章  三十年代中共黨內真有過兩大宗派嗎?

第七章  關於延安整風運動的再思考

第八章  普遍整風與知識分子改造

第九章  延安整風不能說是一次馬克思主義教育運動

第十章  延安整風運動中的搶救運動之一
      ──關於搶救運動的評估、資料和一些提法問題

第十一章 延安整風運動中的搶救運動之二
        ──關於搶救運動的發起和領導問題

第十二章 延安整風運動中的搶救運動之三
               ──關於搶救運動的發起和領導問題

第十三章 延安整風運動中的搶救運動之四
      ──發起搶救運動的前因後果

第十四章 從「博古路線」到所謂「王明路線」

第十五章 延安整風與毛澤東的個人崇拜

第十六章 延安整風與一元化領導體制的建立

第十七章 延安整風創建了中共黨史編纂學

附錄 對初版《黨史筆記》的評議

後記 《黨史筆記》增訂版說明

何方,1922年10年18日生於陝西省臨潼縣,2017年10年3日去世,享年95歲。1938年奔赴延安,進抗日軍政大學學習和工作。1939年參加共產黨。1945年赴東北做地方工作,先後任縣委宣傳部長、省青委副書記等職。1950年調外交部,先後任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成員、駐蘇聯大使館研究室主任和部辦公廳副主任。1959年受廬山會議「彭黃張周反黨集團」錯案牽連,被定為外交部反黨宗派集團主要成員和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並下放農村勞動。「文化大革命」一開始即被打成專政對象,1969年押送幹校勞動改造整九年。1979年得到平反並恢復工作。先後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中國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副總幹事。1999年離休。 1994年被授予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名譽博士。曾受聘為北京大學、南開大學和其他幾個大學的兼職教授。2007年被評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為第七、八屆全國政協委員。著有《論和平與發展時代》、《何方集》、《黨史筆記—從遵義會議到延安整風》、《從延安一路走來的反思—何方自述》、《何方談史憶人》、《爭議下的國際問題觀察》、《黨史真相》、《何方談毛澤東外交》、《黨史筆記—從遵義會議到延安整風》(增訂版)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