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tour

Translation

一卷詩書,一盅茶,午倦一方藤枕,清風臨窗詞話。這是我平日不太忙碌時的生活狀態。你一定會問我,在香港這個快節奏的都市裡,在城大這座學業緊張繁忙的學府中,我何來「萬頃波中得自由」的自得閒適?這要歸功於我的專業——中文。你也許會更加疑惑,作為一名來港就讀的內地生,我為什麼會選擇在「金融中心」香港研習一門相對冷僻,甚至可以說「無用」的專業。其實,我選擇專業的經歷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我的第一專業也並不是自己熱愛的中文。我想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一下自己轉專業前後的心路歷程。


十字路口
相信所有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會選擇一個前途光明,就業形勢好的專業,我的父母也不例外;然而,他們也會考慮我的個人特長與偏好。所以在選擇學院的時候,他們參考我的意見,選擇了人文及社會科學院。當然,我也同意他們選擇一個既適合自己,又有良好就業前景的專業。彼時,我漸漸被有趣而神秘的心理學所吸引,即使知道自己並不擅長理科,也還是將心理學填作第一志願。第二志願是十分熱門的傳媒,第三志願中文則是我兒時的夢想和我真正的興趣所在。專業分配結果正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惴惴不安而又滿懷期待地進入了心理學專業。然而一個學期的學習漸漸讓我萌生了轉專業的想法,想像中的心理學可以讓我懂得讀心術,會策劃出各種新鮮有趣的心理測試題,然而現實中的心理學並不是這樣的。面對複雜的數據分析軟件,冗長的公式還有理科的思維模式、實驗方法,我發現自己並不是真的瞭解心理學這門學科。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學科,但「喜歡」並不等於「適合」。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懷念孩童時代研習中文的夢想;也常常在圖書館的文學區駐足流連,不忍離去;中國文化中心開設的課程更讓我覺得無比享受……然而,轉專業,尤其是轉到中文這樣一個冷門的專業真的值得嗎?夢想與現實之間是否真的是衝突呢?如果把愛好作為要朝夕相處的夥伴會不會厭倦呢?中文專業的就業前景是不是真如我們所想的那樣慘澹呢?帶著躊躇,我將要讓塵封多年的夢想重新揚帆啟程。


信心的砝碼
那段時間很繁忙,期末正在慢慢逼近,但我仍然作了大量的調查,諮詢了很多相關人士。我當時的學業諮詢老師(academic advisor)是心理學專業的一名教授,她十分和藹可親,並堅信「興趣是最好的老師」,支持我選擇自己喜歡的專業。還有一位中國文化中心的老師,他是城大中文專業畢業的,從事的職業也是自己的專長和興趣所在,這位老師就中文專業的未來發展方向給了我許多寶貴的建議。現在想想,真應該好好感謝這些可敬可親的老師,正是他們為處於人生十字路口的我提供了指明燈。爲了進一步瞭解城大中文專業,我還去旁聽過不少中文專業開設的課程。除了粵語授課讓我覺得不太適應之外,其他的一如我所想。

有了充足的凖備,我對轉專業的信心大增,勸服父母也並沒有自己想像中困難。是呀,天下哪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為尋求自己的夢想而努力奮鬥呢?爸爸更是欣慰地告訴我,他在我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


夢想在路上
按照學校相關規定,我順利地完成了轉專業的程式,並於第二學年正式入讀中文專業。接下來我真切地體會到了什麽是「如魚得水」:課堂上的我一掃之前或昏昏欲睡或一竅不通的狀態,全神貫注地品讀閃耀著知識光輝和人文氣息的章句;老師那些充滿智慧和人生哲思的話也常讓我心中泛起喜悅的漣漪;以前被斥為「浪費時間」的「閒書」,現在成爲了有用的學習資料,它們像朋友般,或在書架上向我招手,或在床頭對我眨眼;清晨鳥鳴啁啾,攜我穿越千古與詩人相會;夜半蟲聲嚶嚀,伴我以秉燭夜讀……當學習本身成為一種享受時,夫復何求?更為可喜的是,學期結束後我獲得了學系裏的優異生獎學金,這個獎學金是對我的肯定與鼓勵。


披荊斬棘
我常常回想那段時光,在頭一個月的適應期裏,最讓我頭疼的是粵語授課。記得初來香港時,來自北方的我完全聽不懂廣東話,當時也並沒有加強廣東話的意識。相信很多內地生都和我當初的想法類同:既然香港是英文授課,而且說普通話也並不影響日常交流,因此沒有必要學習廣東話。現在看來,這種想法是不正確的。只有瞭解和熟悉當地的語言,才會真正融入當地社會。當然,語言的學習不是一蹴而就的,積累的過程也許很枯燥,但找到好的方法以後,進步會非常可觀。這裡我想推薦一些學習廣東話的心得以供大家參考。首先是要對粵語接受和認可,不要認為粵語僅僅是一種方言。在香港的日常生活中,粵語的重要性遠遠超過其他語言;而且粵語很接近古代漢語,有一種特殊的韻律美。其次要敢說,不要因為害怕而放棄,只有克服自己心理上的障礙,勇敢地邁出第一步,才會對學習廣東話有信心;而且香港同學都十分熱心真誠,多多結交當地朋友不但對廣東話有提高,而且可以學到許多粵語教材上沒有的「潮語」;多聽多練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覺得粵語課太枯燥的話,不妨嘗試一下粵語電視劇或粵語歌曲,在輕鬆愉快中,逐漸掌握粵語發音。還有一個小建議,是在手機中下載一個粵語發音的軟件,遇到不會說的詞語,輸入後就會有發音提示,十分快捷好用。

學好廣東話之後,我的香港朋友也多了起來,之前因為交流障礙形成的隔閡和誤解也在一點點冰釋;上課的語言障礙由大到小直至完全不存在,我也常常嘗試用粵語回答老師的提問;在香港的街邊小店裡買東西,遇到不會講普通話的老人就用生澀但自信的廣東話同他們交流,在他們讚許和慈愛的眼光中品味這座城市特有的文化和人情溫暖。


用「心」選擇
這次轉專業以及之後學習粵語的經歷是我在城大求學道路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也許我當初所做的決定在多數人眼裡還是惋惜甚至不能理解的,但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堅持自己的夢想。花樣年華錦樣流,讀書的日子並不長,在這短暫的時光裡,爲什麽不選擇自己真心喜愛的事情來做呢?人生的道路是錯綜複雜的。轉彎,不是因為遇到困難而畏葸不前,而是爲了更好地接近自己的目標,實現自己的夢想,「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