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a Wild Voice: Yan Lianke’s Collected Overseas Speeches

Product Name in original language
野嗓子—海外演講錄
Author / Editor
HKD148.00
In stock
Add to Wish List
文學是現實的鏡子。唐吉訶德是世界的理想主義者,又是中國的阿Q。而我們,又有誰不是那個現實中大戰風車的人?誰的臉上沒有阿Q眼淚和唐吉訶德的微笑?誰又不是每天都在推着西西弗斯的石頭上山和下山?日日夜夜,夜夜日日,這就是我們活着的最真實的存在。

本書集合了作者在香港、台灣及海外多國的二十五篇演講,透過現實的尖銳,向海外人士分享對他對文學的極愛和寫作的風險。回首過往,凝視當下,他看到了籠中鳥的焦慮—心懷自由的嚮往,而最終只能在籠裏仰望浩瀚的天空。

作者在這些演講中,推出心實,暢所欲言,正如一隻逃籠遠飛的鳥,不再受到牢籠和恐懼的支配,使得破嗓子也發出了最真誠的聲音。

ISBN
978-962-937-566-9
Pub. Date
Jul 1, 2020
Weight
0.5kg
Paperback
260 pages
Dimension
130 x 185 mm

憤恨於自己的寫作與人生

經常懷疑自己的寫作,就是一場尷尬的文學存在。

因為這尷尬是文學與人生中的「一場」,想既是一場,就必有結束或消失的時候。不怕消失,如同任何人都要面對死亡樣。然而結束卻遲遲不來,是這種尷尬無休無止—這才是最大的尷尬、驚恐和死亡。

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願意出版這套包括我剛剛完成、也從未打算「給予他人審讀」的最新長篇小說《心經》在內的九冊「閻連科海外作品選集」(小說卷6冊、演說散文卷3冊),讓我感到他們朝殘行者伸去的一雙攙扶的手。可也讓我在恍惚中猛然驚醒到:「你已經有九本在你母語最多的人群被禁止或直接不予出版的書了嗎?!」這個數字使我驚愕與悵然。使我重新堅定地去說那句話:「被禁的並不等於是好書,一切都要回歸到文學的審美和思考上。」然而我也常呢呢喃喃想,在大陸數十年的當代文學中,一個作家一生的寫作,每本書都毫無爭議、出版順利,是不是也是一個問題呢?我總以為,中國的開放,永遠是關着一扇窗,開着另外一扇窗;一切歷史的變動,都是在嘗試把哪扇窗子開的再大些,哪扇關的再小些。永遠的出版有問題,但如我這麼多地「被禁止」、「被爭論」,自然也是要駐足反省的寫作吧。
文學能不能超越歷史、現實和那兩扇誰關誰開,關多少、開多少,乃或都關、都開的窗子呢?

當然能。

也必須!

只是自己還沒有。或者你如何努力都沒達到。我並不願意人們用良知和道德去看待我的寫作和言說,一如魯迅倘使還活着,聽到我們說他是「戰士」、是「匕首」,會不會有一種無言之哀傷?「閻連科海外選集」自然是集合了我較為豐富寫作中的「某一類」。這一類,對「外」則是親近、單調的,對「內」則是尖銳卻無法閱讀體味的。但無論如何說,它也是一個作家的側影吧。面對這一側影的呈現和構塑,我異常感謝城大出版社每一位為這套叢書付出心血的人—他們是真正懷有良知的人。而至於我,面對這套書,則更多是尷尬、憂傷和憤恨。

尷尬於自己寫作的尷尬之存在。

憂傷於這種尷尬何時才是一個結束期。

而憤恨,則是憤恨自己深知超越的可能與必然,卻是無論如何都沒有達到那處境界地;而且還如一個溺水的人,愈是掙扎想要超越水面游出來,卻愈要深深地沉溺墜下去。

憤恨於自己的寫作和人生,又無力超越或逃離,又不甘就這樣沉溺下去。這就是我今天的人生狀況和寫作狀況吧。除了哀,別無可言說了。

憤恨於自己的寫作與人生

集體「烏托邦」籠罩下的個人寫作

    —在韓國外國語大學的演講

面對約束的寫作

    —在英國「當代中國」文化節的演講

寫作是情感焦慮的結果

    —在香港城市大學的演講

民族苦難與文學的空白

    —在英國劍橋大學東方系的演講

文學與亞洲「新生存困境」

    —在韓國「亞洲文學」研討會上的發言

烏龜與兔子  壓抑與超越

    —在法國第四屆「小說國際論壇」上的講演

文學的愧疚

    —在台灣成功大學的演講

讓靈魂的光芒穿越佈滿霧靄的頭腦與天空

    —在挪威文學周的演講

吉訶德、阿Q和我

    —在西班牙馬德里圖書節的演講

不同語言背景下的文學共通性

    —在新加坡文學節的演講

尋找、推開、療傷

    —在澳洲珀斯作家節的三場演

平靜的生活與不平靜的寫作

    —在悉尼大學孔子學院的演講

避不開的文學與政治

    —在紐約作家節的演講

心與土地

    —在南韓梨花女子大學研究生院的演講

做好人,寫壞的小說

    —在挪威比昂松作家節的演講

中韓文學作品翻譯的選擇淺析

    —在韓國慶星大學中韓文學討論會上的發言

推開書房的另外一扇窗

    —在邁阿密書展的演講

從卡爾維諾在中國的冷遇說起

    —在意大利米蘭文化中心的演講

選擇、被選擇和新選擇

    —在羅馬第三國際大學的演講

守住村莊

    —在韓國「亞洲文學討論會」上的演講

因為愛  所以愛

    —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的演講

被牧放的羊或逃群而行的獨立

    —在丹麥文學節的演講

東亞文化的牆

    —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的演講(一)

超越的局限與可能

    —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的演講(二)

因為卑微,所以寫作

    —在香港「紅樓夢文學獎」授獎演講辭

寫作的風險

    —在德國文學節的演講

閻連科,1958年出生於中國河南省嵩縣,1978年應徵入伍,1985年畢業於河南大學政教系、1991年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1979年開始寫作,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日光流年》、《堅硬如水》、《受活》、《為人民服務》、《丁莊夢》、《風雅頌》、《四書》、《炸裂志》、《日熄》、《速求共眠》 等十餘部;中、短篇小說集《年月日》、《黃金洞》、《耙耬天歌》、《朝着東南走》 等15部,散文、言論集12部;另有《閻連科文集》17卷。是中國最有影響也最受爭議的作家。

閻連科曾先後獲第一、第二屆魯迅文學獎,第三屆老舍文學獎和馬來西亞第12屆世界華文文學獎;2012年入圍法國費米那文學獎短名單,2013年入圍英國國際布克獎短名單。2014年獲捷克卡夫卡文學獎。2015年《受活》獲日本「推特」文學獎,2016年再次入圍英國國際布克獎短名單,同年《日熄》獲香港紅樓夢文學獎。2017年第三次入圍布克獎。其作品被譯為日、韓、越、法、英、德、意大利、西班牙、以色列、荷蘭、挪威、瑞典、捷克等三十多種語言,出版外文作品百餘部。2004年退出軍界,現供職於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為教授、作家和香港科技大學冼為堅中國文化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