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ortant notes for CREATE! users


Online reservation of CREATE! service is unavailable (except 3D Printing). Please contact our staff at the IT Help Desk for assistance upon your arrival. In order to maintain a safe and pleasant environment, the CREATE! room can accommodate a maximum of 4 persons at a time only. Hence, we may allow the core user who made the reservation for entrance only.

 

小思訪問


Dr.Lo's photo

日期︰2011年12月1日
時間︰下午二時四十五分

圖︰香港城市大學圖書館
小︰小思


圖︰請問你仍否記得第一次投稿是在何處?是哪個刊物?

小︰在還未正式投稿到報刊前,我的作文會由老師選出,以貼堂方式在壁報板展示。到初中三時 (約1957年),有一份左派的學生報紙叫《青年樂園》,有一版面讓學生去做編輯,這可令學生有參與編輯工作的機會,可說是非常成功的。因此,我便第一次以編輯身份,組織同班同學去為了一版寫稿,可以說我是集編輯及投稿人的身份於一身的。

圖︰我知道你也曾在《中國學生周報》投稿。

小︰我在《中國學生周報》寫的是約稿性質的專欄。大一暑假,我去台灣旅行,作為一個熱愛中國而從未離開過香港的人,到了一個屬於中國卻又不被承認的地方,我有強烈的感覺。當時社會還未太流行旅遊。回港後,在跟生物系教授交談中,他知道此行對我衝擊很大,便鼓勵我把所思、所見和所感以文字寫下來,而我的一位在《中國學生周報》工作的師姐陸離知道後,就給了我寫專欄的機會,欄名叫「一月行」。

圖︰有些老師會鼓勵同學參考你的作品來學習創作,你有何看法?

小︰我的作品對學生在創作方面的幫助不大,理由是我並不是一個創作家。我寫作說話的對象多是學生,故我要以簡明、直接的語句向他們傳遞訊息。如真是創作人,他們便要能使用多種技巧來表達。我的說話是直接、條理分明、準確地向我的學生讀者傳遞。故寫作起步學習期尚可參考我的作品作為基本訓練,到基訓後期,便要離開小思,進一步便要觀摩其他作家的作品。

圖︰請分享一下你的閱讀習慣。

小︰閱讀,是我人生的一大部份,我並不「偏食」,我會廣泛閱讀。退休前我主要閱讀與教學和研究有關的書籍,而現在我 看的種類很廣泛,例如會看建築類的書,因為建築與人有著密切的關係,如要了解一個城市,可從其建築開始看,建築其實是另一種語言。另外,我也喜愛文化書籍。我們的目光不可太狹窄,文學要在文化平台上才有意義,如要了解文學,便要了解當地文化背景,才可深入該文學作品裡。藏書心得、版本研究等亦是我的所愛。近年中國和台灣有很多關於藏書研究的作品,我買了許多藏書家的日記、手稿,和研究藏書的材料。早前我捐出的是香港文化現象、文學作品、香港文學研究的書,將來若我再捐書的話,便會是另一系列的書種了。

圖︰現在大家都說學生很少看書,你同意嗎?

小︰同意,但這情況並不只限於香港,這是世界性的,因為這是個電子時代。閱讀是要通過文字去解讀訊息,然而這是一個快速的年代,現代人喜愛圖像化和直接的東西,不用經過太多思考。然而閱讀是寫作材料的來源,多閱讀便會有豐富的養份,故很少作家會說自己很少看書。有些人可能天資聰穎,不用看很多書寫作也很出色,有其魅力,不過這類人始終佔少數。有些偉大的作家可能一生只出了兩本書,但他們可是讀過很多書的。

圖︰看電子書和紙本書有什麼分別?

小︰在我這一輩人來說,看紙本書才算是閱讀,因為拿在手中,紙的生命會與讀者聯繫起末。我並不反對電子書,其輕便實是優點,可是它的閱讀模式是方便粗讀,讀者習慣了快速地粗讀,書的內容不入心,並沒有進入他們的生命和血液裡。有一位母親說她的孩子讀了一百本書,但是怎麼讀是一個重要問題。我們要精讀、深耕。閱讀是要通過學校和家庭教育,去培養孩子精讀好書的習慣。

圖︰現在大多數人都習慣了用電腦作為書寫工具,你有何意見?

小︰其實我是很早已用電腦寫字。不過,以前,我們可從作家手稿中看見作家改動的痕跡、心靈的活動和思維路線,這些都是使用電腦後而看不到的了。

圖︰你在《盧瑋鑾教授所藏 – 香港文學檔案》網頁的序言中,引用了弘一法師「我到為花種,我行花未開。豈無佳色在,留待後人來」四句偈語,。代表你對香港文學資料庫發展的期望。你認為年青人可如何承傳下去?

小︰只要這世界還未到末日,則必會有花開。不怕風吹雨打,雨打後依然有花開。我們未能擔保沒有風吹雨打,但愛書人不死。

圖︰你從小便能寫出好文章,是如果培養出來?

小︰我的母親在我少時便培養我的閱讀興趣。因戰爭關係,我九歲才入學,入學前母親便給我看好多書。積學儲寶,我慢慢也學會文從字順,寫出一些有條理的文章來。雖多次搬家,但我仍保存了小、中、大學時的作文簿,因為我很珍惜老師的批改,亦愛惜我的文字根源。

圖︰香港城市大學圖書館得到了一批逾五萬冊1911-80年出版的中國藏書,你認為對城大和香港何影響?

小︰我不清楚城大以什麼準則去收這些書,然而由於現在很多人對舊書買賣,只求把價錢炒高,這病態的處理方法,令真想買好書的人,失去機會。今回城大能買到這麼大批書,許多是罕見珍本,城大圖書館藏了這些書,給研究者參考。真是公德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