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台北多友会印象记


吃大陆妹

18日晚上,与同居室友曾凡斌(暨南大学)一起出去找食。随意进了一家餐馆,菜谱上赫然有一道“大陆妹”,惊问跑堂的是何物什,笑曰:一种青菜。这答案丝毫不减我们的好奇,毅然叫了一份。不久,“大陆妹”上桌,却不过是我们常吃的“生菜”(其他地方可能还有别称),两人讶然,苦笑。但我的疑问未消,纳闷为何橘生淮北便为枳。回去游网方解个中缘由附会。原来,这本是台湾人对来自大陆的性服务工作者的一种称呼,而改良后的生菜清脆欲滴,娇嫩可口,遂夺此号。

 

祖宗圣训:“食色,性也”。海峡两岸,同宗同源,实然,果然。

 

徜徉故宫

24日与洪爷(北师大张洪忠)同游故宫,几番番穿越和驻足,几回回凝视与细品。你看那橄榄核刻就的舟,用象牙镂成的提食盒,真是“方寸之间有天地,鬼斧神工透灵气”,更叹服这天工器物背后那些匠人们“向不可能处发奇巧,于想象尽头展神造”的那份才情和魄力。再看五代董源的江堤晚景,“山骨贸然林脉旺,蒸云流转气回游”,胜似仙境。当然还有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忽浓重,忽锋劲;或杀笔用狠,或流墨放任。想来是悲至极处,无可名状,故有这变化不定、惊涛骇浪般的传世墨迹。四五个小时下来,竟连我这等文艺白丁也不觉饥肠辘辘,兴致倒愈发高昂。

 

喝螃蟹羹

意犹未尽,当再寻别致。离开故宫的路上,洪爷提议晚上去基隆。刚到饭店大堂,又巧遇沈菲,洪爷三言两语就把沈菲拉入了基隆之行的队伍。却不料,沈菲因为闹肚子只小吃了一点早餐,更未用午餐,早已嗷嗷待哺。一路上,沈菲左顾右盼,四处觅食而不得。坐在去基隆的火车上,对面一女子怀抱很多面包,沈菲贴近我,很认真地嘀咕说:“这女的,你说,她拿那么多吃的,能吃得了吗?”,再看沈菲,那眼睛都透出了几分绿光,估计当时肠子都快饿青了。

 

关于基隆,我之前只晓得美军舰艇经常停靠基隆港,猜想应该是一个深水港。果然,一出基隆车站,就看到了一个庞大威武的豪华油轮。洪爷惊呼,其势堪比泰坦尼克。步行不远,即是基隆著名的庙口夜市。人流如织,红红火火。赶快找位就座,三人三份螃蟹羹,一入口顿觉无比鲜美。汤是浓淡适宜,蟹腿肉饱满鲜嫩,再加上脆甜的笋丝和香滑的菇条,绝对是舌尖上品。垫过底之后,我们采取先遍览全局再局部下手的策略,在检阅了全部摊档之后开始分头行动,各找心仪美味。9点坐上回台北的火车,三人兴致勃勃地分享各自的口福,而螃蟹羹竟成为我们共同的最爱,后悔当时没来两碗。

 

早就想来台湾,难得今次良机。感谢城大、世新和华中科技大学,感谢李金铨老师用心筹谋:有规定动作,皆乃上佳之选,奇妙的伍角船板,浓郁的九份芋圆,静谧的蒋公慈湖,高深的阳明书屋……;也有自选动作,各有独到妙处,或时尚,或休闲,或文化……。由衷地感谢!!

 

台湾,我会再来;多友,我们再聚。

 

 

 
九份  

作者

 



李明伟 (深圳大学)
2012年9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