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台北:会山会水会多友


壹  梦田

 

    每一年暑假,最盼望的就是“CityU多友会”了。

 

在我看来,参加多友会就是给自己放一次“学术休假”---带着学术,以休假的心情上路,拜访世外高人。

 

聚於大师之侧,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亦师亦友,心心相惜;跻身青春之列,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置身自然之中,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肆意酣畅……

 

多友会,就是这样一场群贤毕至,多闻雅集的“兰亭集会”,既有王羲之般的诗意情怀,也有竹林七贤般的浪漫旷达,还有徐霞客般的游学游历,这也正是我们黄埔四期倡导和发起多友会的初衷。

 

因此,六年来,无论多么忙碌与烦忧,我都会放下一切,兴致勃勃地参加多友会,努力放慢生活的脚步,和多友一起寄情山水,谈天谈地谈学术,说东说西说佛法,重新找回生活的本真,对人生做另一番更有深度的肯定。想必那些和我一样每次都参加的“极品多友”们,也有同感吧。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用它来会什么?会山会水会多友”,呵呵,多友会,大概就是我们这群人最好的梦田吧。

 

                

 贰  悬念与惊恐

 

 可是,完全没有想到,台北多友会,却充满了悬念和惊恐。

 

赴台手续复杂又漫长,“去台湾比去美国都难”,这让很多人望而生畏,知难而退,赴台路途又赶上“布拉万”和“天秤”两大台风凑热闹,吓退好多人。会后参访游览又被台湾媒体的台风乱象报道所迷惑,充满“去与不去”的纠结与挣扎……

 

幸运的是,所有的困难和风险就这次的台风一样,未等临近就转向了,“树大不怕风更大”,李金铨老师的光临,以及诸多友的风雨无阻,似乎感动了风神娘娘,“连台风也充满了人情味”,“仅仅以每小时3公里的龟行速度登陆”,一切都在为我们一年一度的聚会让路……当然,更重要的是,谦和有礼的赖鼎铭校长,温文儒雅的陈清河院长,以及蜜月帅哥赖正能老师的“好性情”和“超能力”,才是会议有惊无险、成功圆满的有力保证。

 

悬念,似乎都是因为缺乏探究到底的信心和坚持,惊恐,也不过是自己吓唬自己的想象吧。呵呵,自嘲而已,其实自始至终,我都是捏着一把汗的。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赖正能老师,他的极度乐观倾向,总是在最摇摆的时候,给我以信心和力量,他的好性情好涵养,总是让每一个接触他的人感念又感叹,他的超能力正能量,总是让办会这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显得更有意义;还有他的新婚蜜月好心情,让台湾的台风也充满了人情味……

 

一路上,何晶好奇地问我:“你到底是从哪里把赖老师挖出来的?他的新娘真是好福气”。赖老师的贡献并不仅仅是成功操办了多友会和第五届公广论坛,更重要的是,他成功定义了台湾好男人的形象,让诸多女多友们恨不相逢未嫁时。

 

写到这里,让我想起此行在台湾电视公司参访时,前董事长陈清河安排播出了电视连续剧《花是爱what’s love》片花,有一段很经典的话,大意是这样的:“女人找男朋友,就像买包包,太难看的看不上,太漂亮的不实用,太实用的没感觉,太名贵的买不起,一旦遇到一款既好看又实用的,即使再昂贵也愿意掏腰包时,偏偏又被别人买走了,只有望包兴叹了……”,呵呵,如果男人是包包,大概台湾产的“包包”品质比较好吧。

        

 

                   精神

 

2012年,八月未央,台湾正值台风季节。

 

CityU主办的“第五届中华青年传播学者论坛”暨“第五届公关与广告国际学术论坛”,在台北世新大学先后召开。来自海峡两岸的44名多友和107位与会者,在李老师的召唤下,风雨无阻地赶来。

 

为了让多友的台湾之行丰富而圆满,李老师精心谋划,从会议与谈人的邀请,到会后参访路线的选择和安排,都亲自操刀,一一落实。

 

李老师为我们请来了郑瑞城(原台湾教育部长、政治大学校长,现任媒体观察基金会董事长)发表主题演讲,接着有黄肇松(曾任中国时报社长,现任是世新大学新闻系客座教授)、陈清河(曾任台湾电视公司董事长,现任世新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刘幼琍(曾任国家通讯委员会委员,现任政治大学广电系教授)、林丽云(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何荣幸(中国时报副总编辑)等来自业界和学界的精英们,为我们提供了一场“台湾媒体:从哪里来,到何处去”的思想盛宴:

 

台湾媒体“好脏好乱好精彩”的乱象丛生;媒体问题已经成为台湾的三大公害;所有媒体问题都是社会共构的问题;媒体监督政府也要被大众监督;媒体要成为令人尊敬的太阳,而不是公器私用的“北风”,如此等等,这些精彩的思想和言论,让我们触摸到媒体时代的脉搏,找到媒体研究的真问题。李老师高屋建瓴地设定问题,引领方向,真是让大家觉得受益匪浅。诸多友感叹着:怎样的跋山涉水,风雨兼程都是值得的!

 

 

台北多友会上,李老师宣布,他已经卸任媒体与传播系主任一职,继续在Cityu返聘两年后,将定居台北。这一消息立即成为台湾各大媒体第二天的新闻。餐桌上,世新大学校长赖鼎铭由衷地赞叹:看到学者们之间那么亲密友好,其乐融融,就知道李老师这位精神领袖功德无量了。公广圆桌论坛后,世新公关广告系主任陈一香专门走上前来,对我说:听了李老师对公关素养和专业主义的点评,真的明白你们为什么称他为“精神领袖”了。

 

是的,李老师不仅是多友们的精神领袖,更是我的学术导师,尽管他总是不承认这一点,他总是说对我的公关研究领域“通了九窍,就是一窍不通”。可是,他在邮件中随意的一句话“公共关系是民主的沟通”,却成为我终身的研究志趣和方向。在台北会议的圆桌论坛上,李老师再次提出,公共关系应该以更宏大的视角,去讨论对社会的贡献。

 

我暗自窃喜, 能够把李老师生拉硬拽到公共关系的领地里,也算是华人公共关系界的一大幸事吧。

 

 

     囚

 

 近年来,曾三次去台湾,唯独这一次,对台湾的文化和山水,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体验。  

 

在台北的游览参访,大致分为两条线路,一是多友会期间的文化参访,二是公广论坛之后的自然风光旅游。

 

文化参访路线都是李老师精心设计和挑选的:从两蒋的陵寝“慈湖”,到行宫-阳明书屋、士林官邸,再到写满我们青春记忆的邓丽君墓园,从台湾电视公司、学学文创(含蔡明亮导演的工作坊)、朱铭美术馆,到佛教圣地法鼓山、民宿度假目的地“九份”。

 

遗憾的是,行程安排的太满太精彩,多友们流连得太久太忘情,最后只好放弃法鼓山之行。唯有虔诚的章平、司景新放弃花莲,拉着李老师,去了法鼓山朝拜。而我则带着众人去了“太阳的故乡”花莲。

 

对于台湾来说,创意正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动力和文化输出,渗透在“吃住行游购娱”的各个环节,令人惊奇赞叹。

 

五角船板是一个“怪异的”建筑艺术餐厅,一天的文化之旅后,我们的创意晚餐就安排在这里。猛一看见五角船板餐厅,感觉上怪怪的,整个建筑外形是两个正在狂舞的女人雕塑造型。船板里面则是用水泥、铁材、陶塑、漂流木等素材制作而成的一个的女体雕塑世界,虽然外形很怪异,形状不规则,质感很粗糙,但却虫鸟啾啾、花树缤纷,艺术家建筑师谢丽香按照自己的身体和情欲,创造了这个缱倦难舍的天堂。感谢我的博士生刘晓程特意买了一本《谢丽香傀儡谢丽香》送给我,让我对五角船板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五角船板是一个以女体雕塑故事组成的女人岛。以与自己的内在对话的方式,用女体雕塑来刻度一生故事。比如:

 

“精神困兽” 雕塑代表了困在欲望、责任和情爱的世间男女,精神困在肉体里,肉体困在情欲里,情欲困在社会规范里……无论怎么攀爬都无所附着,无以登入天堂,无论怎么挣扎都不得逃脱欲念的驱赶、肉体的囚禁。

 

 “天堂”和“困兽”的主题,在朱铭美术馆里,再一次被精彩地演绎和体验着:

 

“地狱在人间,人间有天堂,问君何处去,但凭一念间”,刻在朱铭艺术馆墙上的这首手写体诗句,连同他的“人间系列—-囚,让我们陷入深深的沉思:自己是在“囚笼”之内还是在“囚笼”之外?

 

《囚笼》系列表面是在诉说婚姻的囚笼,实则也在表现人类的囚人与自囚。每一个囚笼里都有一把打开囚门的钥匙,意欲着每个被囚禁的人有机会离开牢笼,关键在于囚徒是否勇于突破束缚,回归单纯、自然的生命本身。

 

唉……好人与坏人,囚人与自囚,天堂与地狱,皆在一念之间吧。

 

 

我们在朱铭美术馆逗留的最久,在朱铭的乡土-太极-人间三大主题的雕塑系列中,李老师最喜欢太极雕塑系列。模仿诸多太极雕塑的造型,李老师和张红军、何晶、徐金灿等诸多友,表演的一幕幕现场活人秀,成为此行生动的记忆和珍藏。李老师一再感叹地说,最喜欢这里,还要再来。

 

 

 

伍  鲤鱼山下房子

 

  台湾之行,最纠结挣扎的、最滋养自在的,最酣畅淋漓的,就是花莲。

 

看着台湾电视上洪水滔滔的台风惨景,去花莲的决心被严重动摇了,经过与旅行社的几番交涉,最后大家觉得,还是一起去花莲。Jan Servaes 和Maureen Taylor 也与我们同行。

 

当我们乘坐的火车钻过海岸山脉隧道,驶入花莲之际,一抬眼就看到了海,不是海而是洋,是太平洋,不是台风肆虐的大洋,而是平静无波,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太平洋,“哇,哇,哇……”车厢里响起一片欢呼声,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花莲我们来对了,台湾的新闻媒体太“搞”了。

 

没有时间去做专业反思,我们立刻被太鲁阁的清幽壮美、花莲的天人合一迷住了。太鲁阁,是世界上最大的大理石峡谷。高山、深谷、断崖、急流……行走其间,令人油然升起“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今夕何夕之感。若在平时,这里一定是游人如潮,人头攒动的,可是因为台风的关系,这一天几乎没有其他游人,只有我们18条不怕死的好汉。

 

太鲁阁沿途的景点燕子口、慈母桥、绿水步道、天祥、九曲洞、长春祠、七星潭,都那么屏息静气地迎接我们,任由我们百般暧昧、摩挲与流连。天地之间回响的,只有我们的欢笑声、哗哗的溪水声 和一群群彩蝶的振翅声。想必我镜头里的那一对美丽的彩蝶,一定是梁山伯和祝英台度假出游的身影。问Jan 是否知道梁祝的故事,他说知道。

 

 

一到花莲我就买了一本书《鲤鱼山下种房子》,因此对鲤鱼潭充满了无限憧憬,花莲,夹在高山与大海之间,东边濒临浩瀚的太平洋.西部是耸立的中央山脉,一边藏着高山太鲁阁,一边揣着小溪鲤鱼潭。山海之间的花莲被称之为台湾最后的一块净土。

 

的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地方:天空、白云、高山、碧水、绿树、禾苗和游人是完全融为一体的,巍巍高山连着天,飘飘云雾挨着树,碧碧湖水接着田,青青禾苗映着人,“天人合一”的境界就是这样的吧。进山、出海、下田,好山、好水、好空气,真让人有一种“鲤鱼山下种房子”的冲动,可惜没机会,于是在导游美华母女的渲染之下,我们兴奋地租上自行车,头戴安全帽,组成骑行队,沿着鲤鱼潭展开了一场你追我赶的环湖自行车赛,痛快淋漓地流汗,毫无顾忌地呐喊,逐个粉墨登场的骑行照,还有Jan和Maureen的2圈环湖游、胡怡、洪杰文配合默契的双人骑行秀,何晶、徐金灿的环湖竞走游,何志武、廖声武的潭边静坐、参禅悟道,大家或动或静,以各自的方式“美人之美,各美其美”。当然,美丽的感动也来自华科帅哥李华君的专业摄影服务、苏武江的为骑行买单。

 

 

每个去的人都怀着不同的心情去,带着不同的感受归,这大概就是旅行的意义,人生的意义吧。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让我们相约:

 

每年夏天,随着多友去旅行。

 

兰州明年见。



陈先红 (华中科技大学)
2012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