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庐山归来的一束信


回到家了。心中一直感念你们的热情。我们是有缘人,从各地聚集到庐山,共度两夜三天。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但只要有缘又是何处不相逢。看到你们开心的笑,我的确有这种感觉。

-- 金铨



刚到家。辗转的旅途令我由衷地感受到多友们从各地赶来聚会的辛劳和不易。这几天玩的好开心,谢谢大家。盼着明年的聚会。

--Mike



庐山之上又见故知,真是非常开心。回家的路上也象在云雾里。喜欢那些风景和历史遗存,更喜欢多友相聚时刻。谢谢武汉的各位多友:先红、晓华、刘洁、静慧,为我们这次相聚所做的一切,辛苦了:)明年南京再聚!

-- 丽丽



同志们:辛苦了!首长更辛苦!回家后,看到一大堆电邮,真地想死,恨不得重回庐山打麻将,把李老师的钱全部忽悠掉(当然要定一堆对我有利的规矩)。

-- 何舟



一路辛苦了! 回到家里,着实睡了一大觉,梦里恍惚还在“ 云里来,雾里去” 的庐山,和诸位多友说笑。 在电脑前,想好好整理一下相片,可是一打开邮箱,小山一样的邮件,和何舟老师一样,想立刻逃回庐山了。关于“ 新媒体与公共关系创新” 国际学术论坛的邀请信发给大家, 热烈欢迎诸位多友三峡再聚!

-- 先红



让我们留住今年的快乐、期待明年的重聚!祝大家身体健康、事事顺意!

-- 和根



我们也已经回南京了,很喜欢也很怀念在庐山大家一起快乐的感觉,呵呵,让你学麻将真的为难您了。一路奔波您也辛苦了,好好休息吧!期待明年南京的聚会!

-- 郑欣



兴奋的状态一直延续到回来以后,虽然身体很疲倦,但是睡不着。

因为脱不开身,所以晚到。没有帮上忙,反倒让诸位一路担心我。在美庐最终与诸位会合,夏日的夕阳穿过青翠的树叶洒在热烈拥抱的身影上,这一画面定格于脑间。

虽没有看到鄱阳湖,但云中漫步的感觉也是不错的;虽没有看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确看到了李白诗中瀑布的源头;老别墅里旧有的气息虽已不多,但关于二三十年代上层社会生活的想象更加具体;在学校虽说学过党史课程,看了庐山会议旧址有了更多的感触,虽然并不是 1959 年的场景。

最后一夜的麻将打到近三点,惊了多少好梦。清晨分别时的情景依依不舍,好在还有下一个约定。感谢诸位,与诸位同行的庐山之夏旅,恰如庐山天气,凉爽怡人。

-- 静慧



今天是星期天,从庐山回来一个星期了。忙碌后的寂寥,打开庐山相册,一群多闻友,一群有缘人,在山朦胧,水朦胧的庐山上,寄情山水,笑谈学术 ... 。

与 CC 的庐山相册相比,我的相册因为有原新华社高级摄影记者何舟老师的指点,自是更多精彩噢,不信你们看: 如琴湖前,CC 坐在毛主席坐过的竹椅上,颇有领袖风采;老别墅里,CC身穿国民党军装, 颇有中山先生的遗风;庐山瀑布前,CC头戴花环,在“飞流直下三千尺” 的瀑布前,似乎在凭吊诗人李白; 在庐山会议旧址,多友临时政府除了CC,其他班子成员换了一届又一届. ^_^ 哈哈,真是精彩有趣 。

还有何舟向小梅表 " 衷心" ,何舟和天上掉下的“林妹妹”, 我为何舟拍的出师作业,还有,还有,戴着军统帽的小华,丽丽,郑欣,真是比荧屏人物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可惜呀,可惜,这些照片老是发送失败,真是气死人了。你们要有点耐心,慢慢等吧!!

-- 先红



第三次上庐山,感受却是如此的不同,那情那景时常萦绕心中。虽然旅途颇多辛劳,游黄龙、观瀑布也着实让人体会了爬山的点点艰辛,但老朋友间的交心、亲人般的关怀和开心的欢笑,让人感慨,仿佛置身世外桃源。

感谢李老师、何老板和Mike,让我们有机会相聚在美丽的庐山!感谢参加庐山会议的多友们,有缘人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感谢Mike 和欣欣的一药之恩!

-- 晓华



在庐山,时常想念那些因种种缘由未能与会的多友。大家都还顺利吧?后来想起 Jonathan (祝建華)教的统计方法,发现庐山样本的代表性也蛮理想的嘛,武汉、南京、香港各3,上海、西安、北京各1,颇有代表大会的样子,这才作罢。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支支



小黄(顺铭)到城大跟我念博士,也是多友的佳话。他要受难三年。但他没有如约上庐山,犯了众怒,数位多友打电话骚扰他,他说把他电话卡的钱都打光了,还威胁要开除他的党籍。他苦苦哀求保留党籍,以观后效,只差没有写悔过书。明年我押着他去面对公审。

-- 金铨



庐山一聚,山水间的玩乐、云雾间的探询,让人流连;多友相会,一份呵护和关心、还有一句再相聚的期待,更让人难忘。愿有缘人在彼此的祝福中快乐、安康! ”

-- 晓梅



江西之行,有太多美好可以追忆。虽然我是重游庐山,但有多友们的相伴,大家性情坦率,说笑逗乐,兴之所至,尽得开怀。只是回来对镜,发现眼角鱼尾纹又添上几许。唉,这也是每次欢聚后的副产品啊。呵呵。相见时难别亦难,期待来年金陵再相逢!

-- 平平




2007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