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庐山麻将的政治经济学


最难忘的, 是离开庐山那一夜, 何舟教李老师打麻将, Mike Yao 、 静慧和我奉陪, (当时感叹刘洁不在, 缺一个高手), 郑欣、丽丽和和根助阵。

教练何舟滔滔不绝, 什么"倒倒胡"、"一条龙"、"青龙"、"混龙"等名词术语, 一套一套的, 始终没有吊起CC 的兴趣。 他像傀儡一样地坐着, 任凭旁边的人给他出牌、摸牌, 无论我们怎样用" 了解国粹, 比较东西方文化, 看性格, 打工作牌" 等等做诱饵, 他始终是一副" 任尔东西南北风, 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 似乎对麻将没有一点兴趣......

大概是夜12 点左右, CC 终于打了一个封顶之作-- 门清豪华七对自摸 ( 当然, 是郑欣和我操纵的), 破了何舟的一条龙, Mike 的条一色(其实是他们在打工作牌, 胡了6次也不胡, 终于成就CC )。我们欢声雷动, 吵醒了整个楼栋的多友们,可是CC 却一脸木然地坐在那里, 没有一点兴奋感。 不久, CC 终于忍受不住, 去休息了。至今也没有问李老师, 打麻将的感觉如何?那晚的感觉如何?

其实, 那一场麻将体验, 是一种政治体验, 是当年风云际会的政治庐山的现代版吧。我猜想这也是何舟老师的良苦用心吧, ^_^ 哈哈!!

CC 走后, 我们几个所谓的老手才开始认认真真的玩一把, 这一回却是经济体验:何舟制定游戏规则, 他乐不可支, 一个劲的胡牌, 我们搞不清规矩, 胡了也不知道, 只是一个劲的掏钱。唉, 胜利始终掌握在制定游戏规则的人手里。这才是竞争的最高境界呀。

多友们, 庐山的麻将政治学、麻将经济学, 学习班已经结束了, 这算是我的一点学习心得吧。




CC 按:在下冥顽不灵,何老板抢不到钱。庐山的现代版应该是黄顺铭推广的杀人游戏。上次去武汉,在先红的豪宅玩此游戏,廷俊和旭培两兄异口同声说,胡诌理由,含血喷人,简直是在搞“文革”嘛。这游戏大概也只是经过“文革”的人才想得出。难怪丽丽愈表白:“像我这么单纯的人,怎么会当凶手?”人家愈赖她行凶。个中道理何在,你们发挥哲学、心理学的想象吧。

刘洁 : 提到我啦咧!当时我一顿电话到庐山,我在武昌火车站等待往北京的火车,山上麻将正酣,不知道战况如何,只道不可以太骚扰,就自觉地言短情长,匆匆北上。 金秋十月,何老师到武汉,望能有机会手谈。只是功课紧张,技术在何老师面前肯定不敢言及。



陈先红 (華中科大)
2007年9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