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 Jing Crystal Fannie (JC Academy Hall)

To promote interest in reading amongst hall residents, Jockey Club Academy Hall (JCAC) set up a bookshelf at the hall lobby for a “Book Swap” campaign last year. In support of a writing competition co-organised by Run Run Shaw Library and the Library of Shanghai University of Finance & Economics, JCAC has coordinated an “Enjoy Reading, The Story of Travelling - Hall Writing Competition”. After adjudication by 3 professional judges, Dr. Ma Ka Fai (Assistant Director of the Chinese Civilization Centre), Dr. Mike Yao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 Dept. of Media & Communication) and Miss Rebecca Chan (Director of the Student Residence Office), 5 entries have been given the “Best Writing Award”. ResLink is very pleased to share the winning pieces with you all.

 

“Enjoy Reading, The Story of Travelling - Hall Writing Competition”
Best Writing Award優異獎

我在台北找團圓
黃晶 (賽馬會群智堂)

「航機即將降落台北桃園國際機場……」廣播徐徐響起,飛機緩緩降落……

2009年7月25日,我用黑色筆記下了這一天。因為,希離開了我。

「直覺此刻你於天國也是含著笑
直覺此刻我給一個宇宙忘掉了……
自你那天走了人類變得很無聊
從此起我自我亦都不見了
盛世在搖 晚風在搖 多煩擾」(《天國的微笑》,黃偉文)

我不敢告訴希,其實我每次聽到這首歌都會哭,因為我總能在歌詞中想像希走後的痛。而現在的我正是如此,我變成一個空洞的人,思想都被帶走了,連晚風輕搖都變成煩擾。

我在希的書櫃中,找到了一本相冊,裡面有很多他到台北的相片,於是在他離開的第十二天後,8月5日,我踏上往台北的旅程,因為,我決定了去希最喜愛的城市去找他。

坐上巴士,來到台北車站,有一位小姐不小心跘到了,跌在我的身旁。我將她扶起來,問:「小姐你沒事吧﹖」

她搖搖頭說:「沒事,謝謝你!啊!你是遊客吧﹖」

我說:「對。」

她繼續問:「來玩﹖」

這次輪到我搖頭:「不是……我……來找人的。」

她說:「那你現在去哪﹖」

我告訴她我要去台北最大的一間誠品書店,她笑說:「你可以坐捷運到市玫府站,那一家誠品是最大的。真巧,我也要坐捷運,也是那個方向,我跟你一起走吧!」

原來這位名叫娟的小姐正在休假中,準備去買些東西,下星期帶回去台南的家,她的父母、哥哥,還有姑媽表妹一家都住在高雄縣的一個鄉村。

娟很友善,臨別時她還說:「下次你可以來我的家玩,雖然只是一個小村,但風景很漂亮。」我輕輕地回答:「好……好的。」我不知道怎樣跟她說,我不可能來了。

到了誠品信義店,那是一棟樓高幾層的大型書店,跟香港的不同,她寧靜、柔和,加上寛闊的空間,就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似的。

我走著走著,到了三樓,停在文學小說的專區。我試著找找張愛玲的書,因為希曾經提及《小團圓》這本書。

他問:「你看過這本書嗎﹖」我搖頭。

希笑說:「你從書名猜猜,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我說:「我想,是一本講「團圓」的故事,男女主角經歷許多後,最後還能在一起,對嗎﹖」

希仍是笑著,他說:「這本書,那你試讀一下,看看是否正是你想的故事。」
我從書架拿起了一本《小團圓》,本來我真有想過找出結局,但翻著翻著,最後卻不敢看下去,因為我怕結局並非我所想,我怕男女主角不能在一起,而希和我也如男女主角,最終不能團圓。
晚上回酒店,外面大雨不停的下,沙沙的聲音整夜未停,加上床邊的手錶嘀嗒嘀嗒的,腦內重播著《小團圓》中的一句……
「那痛苦像火車一樣轟隆轟隆一天到晚開著,日夜之間沒有一點空隙。一醒過來它就在枕邊,是隻手錶,走了一夜。」
是的,痛苦真的沒有空隙,我想念希,沒有停止過。究竟是誰發明了痛苦﹖
辛辛苦苦的在床上熬到天亮,起床,將燈開了,打開相冊,希在台北照了很多相片,希望我能找到一個好地方去實行我的計劃。
不過,昨晚的雨好像沒有停過,天色很黑,風很大,雨勢更大得連踏出酒店門口也很困難。
回到房間,第一次打開電視,原來颱風來了台灣,還發了一個豪雨特報。
這場雨,是上天也知我的無力、傷心,還是,希,你不想我外出實行計劃﹖我迷惘,只好等第二天,希望風快過,雨會停。
只是這場雨,並不尋常,因為後來的三天,風更強,雨更大,酒店的人員都呼籲遊客們不要離開酒店,而電視則不停播著颱風消息。
這三天,我只好待在酒店房間,看電視、看著希的相冊打發時間。
我心想:「希,風一走,我便來了。」
8月10日,可能困在房間久了,我頭痛,斷斷續續地睡到下午,起床時,天氣依然沒有好轉。我一如平常打開電視,鏡頭卻是一個女子跪著嚎哭,大叫:「我求求你們!幫我找回他們呀!求求你們!」
我凝視著那女子的臉,熟悉的臉……她不是娟嗎﹖
細聽新聞內容,原來這幾天的大雨造成了土石流,將高雄縣小林村一下子淹埋了。娟在那兒的家,還有家人也被土石流埋住了。她大哭,跪求救災隊能幫她找回家人。
這一天,電視重複又重複播著娟這段片段,我想起,我到台北那一天,娟說過這個星期她準備回家,可惜,只是短短幾天,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家,甚至,她的家人都被長封在泥土之下。
這時候我腦內浮現許多熟悉的面孔,我母親、弟弟、幾個姊妹淘……如果我依照計劃在台北自殺死了,他們會如娟般大哭傷心嗎﹖他們會掛念我嗎﹖他們會怪我傻嗎﹖他們會如失去希的我一樣的痛嗎﹖
想到這,我崩潰,大哭了……
------------------------------------------------------------------
「請扣好安全帶,飛機即將起飛……」
我還是買了回程的機票。
我坐在飛機上,拿起耳筒,在螢光幕上選著音樂,發現了一首叫《小團圓》的歌……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笑 哭得出 不會亂……
在最壞時候 想一遍 這一點 好片段」(《小團圓》,黃偉文)
我淺笑一下,兩行眼淚悄悄落下,世上沒有人可以什麼事也如願,沒有人可以完全操控人生的劇情,能夠在最壞的時候想到好片段,也是幸福的事,最少,我曾經過好日子,曾經擁有好片段。
沒缺陷,那有圓﹖
只要我還可以寫著自己的人生故事,只要我相信身邊還有愛,那總會有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