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next

 To promote interest in reading amongst hall residents, Jockey Club Academy Hall (JCAC) set up a bookshelf at the hall lobby for a “Book Swap” campaign last year. In support of a writing competition co-organised by Run Run Shaw Library and the Library of Shanghai University of Finance & Economics, JCAC has coordinated an “Enjoy Reading, The Story of Travelling - Hall Writing Competition”. After adjudication by 3 professional judges, Dr. Ma Ka Fai (Assistant Director of the Chinese Civilization Centre), Dr. Mike Yao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 Dept. of Media & Communication) and Miss Rebecca Chan (Director of the Student Residence Office), 5 entries have been given the “Best Writing Award”. ResLink is very pleased to share the winning pieces with you all.

“Enjoy Reading, The Story of Travelling - Hall Writing Competition”
Best Award
優異獎

帶上書,去旅行
林仲蕊 (滙豐業昕堂)

2010年4月7日早晨7點半,啟程的時候天還有些霧濛濛的,背著厚重的背包,四張可以概括全程的火車票,以及一本《邊城》,目的是鳳凰,一個人。

買的是硬座票,從株洲到懷化,六個小時的車程,睡睡醒醒,醒著的時候看著窗外不斷倒退的風景,越是臨近,山也就越來越多。火車不斷的穿過山洞,跨越窄窄的鐵路橋,路邊一閃而過的一片金黃,那是盛放的油菜花,濃烈的金黃色渲染了整個初春的氣息。

火車到達懷化站的時候晚了半個小時,勉強趕上了去鳳凰的最後一趟班車。車子行駛在夜幕里,翻山越嶺,黃昏的薄霧籠罩了所有周圍的景致,所以當最終,這座燈火璀璨的邊城出現在視野中之時,心裡竟是一陣感動。

當時的我不敢相信,我就這樣走進了沈從文先生的湘西世界,這座美麗的邊城。

這是一座充滿了故事的湘西小城。沈從文先生在《邊城》里描寫了這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城,和一段充滿感傷的愛情故事,一個關於兩兄弟,天保和儺送,和一個擺渡的女孩翠翠的故事。而每個來到鳳凰的人,都會在這裡尋找心中的翠翠。

房間臨江,三天里,每天枕著這裡的月色江聲入眠,白天常有艄公唱著船歌從窗下經過。醒來之後便拿著手繪的地圖閒逛在鎮子里。石板鋪就的地面,陽光從街道兩旁的屋簷縫中投下來,灑下細細碎碎的光斑。沿著沱江向下走,還有一段老城牆,爬上城牆向下望,我現在已經無法形容那景色有多美,相機拍出那番美景卻也拍不出我心中的那份驚歎。我只知道,哪怕是十年之後,我依舊會想起我站在城牆頭上眺望到的那座薄霧中的邊城。想起沈從文先生對於他心中的那個湘西世界的描寫,想必也是如此。無論用多麼優美或是脫俗的辭藻,也無法寫盡他心中對於湘西那一份滿滿的情感。

又一個夜幕降臨的時候,我坐在江邊的一間咖啡店里。左鄰右裡全是嘈雜的重金屬搖滾,唯有這裡鬧中取靜。那是一個不大的咖啡店,名字叫做soul,中文就是"素",整個店裡的擺設也如這名字一般,簡單而樸素。燈光昏黃,臨江而坐,江風從窗子的縫隙里吹進來,帶來一絲早春的寒意,點上一杯咖啡,從身後的書架上抽了一本書,就這樣坐了一晚上。

我至今仍記得那本書,是一本關於背包客的旅行記憶。在徒步旅行這條道路上,已經有了那許多的先行者。書裡描述了最美的國內徒步路線,有的遠在西南邊陲,有的需要穿越滿是螞蝗的叢林。在那些充滿了血性和力量的旅行記憶里,透出了一種生命的韌性。其中有一個京郊的野長城徒步的遊記,穿越古北口,金山嶺和司馬臺長城,那是一段未曾開發,保留了歷史風化的痕跡的古老長城。我們看過無數次沐浴在夕陽余暉中的航拍的金色長城,便是在那裡。圖片中那樣波瀾壯闊的景色,文字中那樣激越豪邁的情感,讓我也忍不住想要一試。

對我來說,旅行大約都是從閱讀開始的,只是這樣一段淺淺的遊記,就激活了我想要去旅行的計劃。來到鳳凰也離不開沈從文先生在《邊城》中對於這座小城的極力渲染,還有背包客們對於獨自旅行的各種描寫。然而只有真正經歷了這些旅行,才能明白一個人的旅行,其實很特別。獨自旅行有面臨一切突如其來的刺激和直面陌生未知的恐懼。然而更多的,卻是那種對於分享的渴望,所以當我看到那樣的美景,我會迫不及待的拍攝下來,只希望回去的時候,能和曾經一起旅行的朋友們分享。

正如我曾讀過多少關於西湖的美麗詩篇,吟誦著永恆不變的追尋。西湖的雨淋濕了湖水也淋濕了季節,淋濕了傳說,於是西湖成為了我心中一個永恆的特別的存在。所以今年的五月,我再一次來到西湖,漫步十裡長堤,左手如詩,右手如畫,看層層迭迭深深淺淺的綠色堆砌出了繁複的層次感,嬌豔欲滴迎風搖曳的鮮花營造出了濃烈的色彩感,偌大的湖上,船娘艄公搖一葉扁舟,帶遊人泛舟湖上,繞過湖心亭,看著當年乾隆皇帝留下的"蟲二",訴說著那一片風月無邊。傾國傾城的美麗綻放在西子湖畔,一如蘇小小低吟著油壁香車的浪漫愛情;沉重壓抑的歷史也埋葬在這裡,一如秋瑾揮筆"秋風秋雨愁煞人"的悲憤無奈。

只有在這樣的旅行里,我才可以對那些曾經讀到過的故事和歷史,產生共鳴。旅行和閱讀,於我來說是一種空間的融合,讀到的文字描述會在腦海中產生一幅圖景,然而真正身臨其境之時,又絕對是另一番感受。

余秋雨先生說,"生命中,因為災難或重重原因,讓我們失去了許多美好,包括青春。能夠補償的,在我的經驗里只有旅行和閱讀。"他的作品,總是在旅行的腳步中尋訪文化的靈魂,譬如《文化苦旅》,譬如《尋覓中華》,譬如《行者無疆》,他也曾行路四萬公里,探訪了整個人類文明最輝煌之所在,并寫下了《千年一歎》。因為有了這些身臨其境的鋪墊,所以他的字裡行間,也總是充滿了大文化的悲憫和敬畏之心,引人觸動。

有人說過,要麼旅行,要麼閱讀,身體和靈魂,總有一個要在路上。也有人說,行萬里路,讀萬卷書。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人願意背起行囊,一直行走在路上,來親身體會那些在埋藏在字裡行間的真實情感和建立在文字描述期望之上的個性的世界,與那些留下文字的人互相感動。所以,帶上書,去旅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