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張楚勇博士 談大學教育的重要性

張楚勇博士
公共政策學系
高級特任講師

大學教育是尋根究柢式的學習,培養學生瞭解身處的環境和世界,鼓勵學生多關心社會,多參與社會事務。

公共政策學系高級特任講師張楚勇博士認為,大學除了要教授學生立足現代社會所需的基礎技能之外,也要鼓勵他們明白周遭的情勢及其背後種種的原因。

張博士說:「一個知書博學的人既要具備解難能力,亦要瞭解周圍的環境,認識世界大事。創造力、新意及拓展知識的能力,均是推動文明社會發展的重要特質。」

他補充指出,前人認為學習並非閉門造車,亦不應局限於單一領域。他們因此將文學、歷史、科學等不同學科滙聚一堂建立大學,讓大學教育成為跨學科的交流平台,探討人類遇到的種種現象。

「我們的先輩認為,不同學科的學生透過知識交流和對話,有助全面理解人類經驗所得的整全知識。」

近年,通識教育的理念是讓我們的學習不要囿於日常議題及常識範疇,而是應更深入、全面地理解人之所以為人的角色、人際之間的種種關係,以及世界的運作方式。大學生活旨在教學生放遠眼光,避免只着眼於實用的視野,變得偏狹武斷,不能理解和欣賞其他的觀點。

張博士說:「哲學中有一個關於表象與真實的命題。許多事情並非如表面所見,我們需要設法找出箇中關係和原因。因此,我們很重視科學和哲學,這有助探討不同理論,驗證不同假設。在通識教育中,凡事都不可盡信表象。」

此外,我們理解社會議題時,也不能單靠對社會的觀察或光憑常識看待問題,而是要考慮各種概念、想法和知識架構,從而得出不同的可能性和結果。有見及此,大學的學科亦與時並進,鼓勵我們從政治學、社會學或經濟學角度思考重要議題,並基於專業知識和各方見解找出解決方法。

張博士說:「透過這種方式,大學教育有助我們找出切實可行的方法,解決社會問題。此外,學生若有志成為商界領袖、醫生或其他行業的成功專業人士,則須知道社會如何運作、如何影響人的行為。更抽象地說,要先深入認識人性,才有條件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在充滿探索氣氛的大學校園,年輕學生很自然地受到啟發而多瞭解校園之外的事物,學習多關心社會。

張博士表示:「年輕一代明白得愈多,便愈積極參與政治和社會事務。求知慾愈強,便愈想知道更多,愈希望把事情做得更好。七十年代的人如是,參與『雨傘運動』的年輕人也如是。」

他提及,人文社會科學院有幾位獲一級榮譽的畢業生曾經投身政壇,並擔任某些激進派議員的助理。不過,這種激進傾向並非甚麼新鮮事物。香港在六十年代開始掀起學運,學生曾發起反貪污運動、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並提出保衛釣魚台的強烈訴求。

張博士又說:「我們若要社會創新進步,就應重視年輕人的才華和志趣。在『一國兩制』下,香港在全面推動民主方面停滯不前,加上與內地之間存在差異,令不少年輕的社運人士感到失望。不過,他們必須尋求具建設性的方式邁步向前,並要明白做事有不同的方法。他們有志建設更美好的香港,卻對前景日感徬徨。」

他留意到,在現今環境下,一些活躍的大學社運同學認為學運的影響力已不及從前。舉例來說,一些年輕的激進派及本土派人士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當選,後來卻被取消議員資格。他們陷入了兩難局面,要麼後退放棄,要麼明知沒有勝算仍繼續抗爭。

張博士表示:「對一些學生來說,參與社會運動是大學經歷的一部分,亦是個人成長的一環,但重要的是確保那些經驗帶來一些具有意義和裨益的成果。大學的重要作用不在於灌輸教條,亦不應限制言論自由,而是主張開放的學習態度。」


有關大學教育的參考書籍:

1. Oakeshott, M., &Fuller, T. (1989).The Voice of Liberal Learning Confucian Tradition and Global Education.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 De Bary, W.T. (2007).Confucian Tradition and Global Education. Hong Ko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3. 楊東平(編)(2003年)。《大學精神》。上海:文匯出版社。

4. 霍韜晦(2001年)。《中國書院之旅──霍韜晦講演集》。香港:法住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