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新聞故事:追上社交媒體的步伐

關偉
媒體與傳播學系高級特任講師

在他漫長的記者生涯中,關偉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走訪中國南方與越南接壤的雲南地區,採訪的一個故事。

他在1979年到當地,那時中國向越南發動的短暫懲罰性戰爭剛剛結束。這場戰爭是懲罰越南在邊境挑釁生事,靠攏莫斯科,並佔領柬埔寨。作為唯一一個香港記者,關偉與攝影師連同另外12人到訪囚禁越南士兵的戰俘營。

差不多同一時期,鄧小平正在中國推行經濟改革方案,國家剛剛開始向西方世界開放。儘管如此,在一些二線城市和小鎮生活的中國人,極少數見過從中國以外地方來的人。一大群當地人聚集在街頭盯著外地人,是慣常事。

關偉深受當地人的真樸和誠懇感動。他說:「我們常常被一大群當地人包圍。我的普通話不好,很多時要依賴攝影師。不過,我記得有一次,幾個人走過來,想跟我們用英語交談。」

任職記者40多年,關偉目睹中國和媒體界許多深刻變化,也很樂意分享當年往事。他現職香港城市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媒體與傳播系高級特任講師。1971年,他開始投身傳播行業,在香港首間電視台麗的電視任職,負責翻譯在本地播放的英語劇集。

隨後數年,他為《明報》翻譯國際新聞,亦曾在晚間為商業電台擔任翻譯和副編輯。其後,他加入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無線),任職記者兼副採訪主任。離開無線後,他加入香港電台電視部中文時事組。1981年,他重返無線,出任採訪主任,三年後晉升為該台的新聞經理。


新聞報道是一門講故事的學問。- 關偉

他說:「新聞報道是一門講故事的工作。因此,我會逼學生聽一些陳年舊事。新事物,他們比我在行,但是說到陳年舊事,我就是權威。」

關偉從2 0 1 0 年開始在城大教授數碼電視與廣播學。他親身經歷了電視行業不斷的變化。對於電視行業,最重要的變化包括24小時新聞報道,以及用手機即時收看頭條新聞。同一時間,電視觀眾數字呈現下降,其中以年青觀眾流失最多。

「我加入城大時,每班40名學生中,少於10人會定時收看電視新聞。今年,幾乎沒有學生收看。他們現時從其他渠道取得新聞資訊。」

這個觀察心得,與MarketingCharts.com分析尼爾森2016年第二季數據的結果不謀而合。分析顯示在過去五年,12至17歲年齡群組的電視收視率下跌36.2%,而在18至24歲年齡群組也下跌37.9%,在。反之,50歲以上的則維持平穩,甚至有輕微上升跡象。

即使關偉本人亦成為了新一代傳播科技和方式的「粉絲」。他會熱切地解釋Quartz與GoogleNews、WhatsApp和其他數碼及社交媒體的分別。

他說:「我必須學會新的新聞傳播方式。用手機閱讀或收看新聞,你可以選擇自己想看的事件。這是截然不同的體驗。在網站看報道,很難分辨哪些消息至為關鍵。不過,內容始終是最重要。不管你收看甚麼,都要有內容。」

為了追上時代,關偉常常出席研討會和會議,認識傳媒世界的最新動向,並學習如何革新傳統新聞報道方式,使之符合數碼媒體的要求。他也曾參加外地考察研修之旅,到過洛杉磯、三藩市、華盛頓和紐約,走訪Dreamworks 、 Google 、 NBC 、Washington Post 和 New York Times 等機構。

他說:「我很享受教師的生活。曾有一些媒體公司邀請我加盟,但是我還是選擇留在這裡。」

他會盡量運用自己的廣博經驗,不僅用於教學,亦會提供就業輔導。很多學生仍然渴望當電視新聞主播,覺得這個職位很有趣,甚至有點魅力。關偉就要讓他們看到現實的一面,例如儀容莊重、正確發音的重要性等等。

關偉曾任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主席。該會在2006年與香港報業公會攜手成立新聞教育基金,設立獎學金,資助年青的新聞從業員進修培訓課程或修讀與媒體學相關的課程,每人最多可獲六萬港元資助。此外,該基金每年亦提供多個實習機會,讓本地大學的新聞系學生在北京不同的媒體機構汲取實務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