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

人文社會科學院致力推廣服務學習

與城青優權計劃的同學們希望促進少數民族融入社會。

何家昌同學(左)與李萬新博士(右)在七人欖球綠色大使計劃中,為環保出一分力。

同學們精心設計的新型廢物收集箱,減少七人欖球賽期間所製造的垃圾。

過去十年,服務學習成為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課程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同學們可以參與不少社會服務計劃,例如城青優權計劃和2016香港七人欖球賽綠色大使計劃。

從服務中學習

區廖淑貞博士加入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前,曾經擔任社工,正好是籌劃和監督各項社會服務計劃的理想人選。她出任學生宿舍的舍監後,發現舍內學生很多都沒有善用大學生活的光陰,他們的歸屬感很薄弱,還帶點反叛態度,故此她下定決心幫助這些學生,而最有效的方法便是運用她的社工技能,為舍堂籌辦各項活動、建立舍堂的獨特文化和群體認同,從而創造一個更快樂的學習環境。

區廖淑貞博士現職人文社會科學院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系主任兼副教授,她對教學和服務社會充滿熱誠。在2005年,她創辦城青優權計劃,鼓勵學生參與社會公益事務,提倡義務工作和社區服務精神。創立之初只得舍堂內幾位宿生參加,發展至今,參與計劃的學生已逾萬人,遍及整間大學。

此計劃的基本目標是讓學生有機會服務社區,同時從中汲取經驗。這個服務學習概念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在美國興起,而且已融入課程內,成為有效的教與學工具。

大學方面亦察覺到這些實務經驗直接對社會科學學生有好處,早前已協助學生成立一個不計學分、跨學科的計劃,名為社區探索計劃。

時至今日,各項城青優權計劃雖然規模不一,但全部都對學習有幫助,並且顯露現實世界的種種問題。譬如一些需要幫助並且得到幫助的人,不一定願意向別人談及自己的困難,事後亦不一定表示感激。他們或許疑心重重,感到絕望,覺得深受傷害,又或只是不想受人騷擾。學生從中明白到,與人建立互信關係需要時間,亦需要技巧。

修讀犯罪學的四年級學生劉譯琳定期參與兩個城青優權計劃,亦曾前往緬甸進行一個國際項目。最初參與的活動是探訪石硤尾的老人,起初進展緩慢,因為老人家不願意讓年青義工入屋。劉同學說:「現在,他們當我們是孫兒女一樣,而且很渴望與我們分享更多他們的故事。我們也安排外遊活動,帶他們出外吃點心和上山頂觀光。」

譚芷筠是二年級學生,她參加的計劃是為來自低收入家庭的青少年和中國大陸的新來港移民補習。譚同學說:「起初,他們不大理會義工。不過,我們盡力建立關係,而且在每次補習後,都會有一次工作匯報,促使我們更深入思考哪些方面須予改善,以及如何改善。」

在服務過程中,學生上了重要的人生課堂,學會解決問題、批判思考、互動關係和有效溝通。他們亦明白到很多事情都有其複雜性和不明朗之處,並開始建立人際關係,這對他們日後的事業前途當有助益。


剛開始時,我對於自己應扮演的角色感到迷惘,不確定自己該是隊員還是隊長身份。我與計劃的導師討論過,他們建議我採取更宏觀的角度,看清大局,並要有前瞻性思維。- 胡比雅

亞洲及國際學系四年級學生胡比雅參加了城青優權計劃約三年,她的自信、團隊精神和領導技能都有很大進步。現時,她擔任中四至中六學生和大學生的學長導師,幫助少數族裔爭取權益和推廣文化倡議工作。胡比雅說:「剛開始時,我對於自己應扮演的角色感到迷惘,不確定自己該是隊員還是隊長身份。我與計劃的導師討論過,他們建議我採取更宏觀的角度,看清大局,並要有前瞻性思維。」

作為隊長,她負責與城青優權計劃的合作伙伴和外界機構聯絡,有時一星期要開會二至三次。她所屬的文化倡議小組舉辦了一個少數族裔節,主題圍繞四個國家,節目內容包括食品展、服裝展、遊戲和印度手繪等。

城青優權計劃亦與香港保護兒童會緊密合作,在一項調查中協助收集和輸入數據。該項活動調查學校如何看待兒童權利、如何吸納兒童參與政策制訂,以及哪些因素構成最佳實務守則。

家是心之所在

到了2015年,已經有10名教職員和約2,000名學生義工參加了近30個城青優權計劃,主要包括學長指導、課後補習和探訪長者。經過相當時日,已進而發展更大規模的社區計劃,例如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簡稱H.O.P.E.。

雖然無家可歸被視為香港一個嚴重問題,但是自1999年以來,政府從未進行過全港逐街逐巷點算無家者的行動。故此,政府所有服務都是基於舊數字。區廖淑貞博士借鑑美國紐約的相關工作,在2013年8月,與城大學生及兩間一直有各種行動援助無家者的非牟利機構,組織了一次本港街頭點算計劃,結果更清晰地顯示這個問題的嚴重程度。

計劃目標是收集最新和最可靠的數字,幫助公益機構爭取適當和有效的資源,並提高公眾意識。此項計劃透過問卷調查,詢問個別無家者的背景資料和他們的問題根源。計劃的另一個目的是令學生了解無家可歸是社會問題,並加強他們的公民參與精神。

在2014年,區廖淑貞博士獲頒城大傑出教學獎。她利用獎金帶同一組學生前往紐約,走訪無家者服務部(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Homeless Services),與專員會面和出席會議。

隨後一年,她再獲頒全港性的教資會傑出教學獎。藉此機會,她與另外四間本地大學和四間非政府組織聯手,籌辦第二次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參與的非政府組織為300名學生義工提供培訓和專業指導,由學生上街與無家者接觸並點算人數。

區廖淑貞博士說:「我們必須訓練他們如何與無家者接觸和向他們發問。我們共有40多組義工,而每個統計區都有一個組長。為了解無家者的苦況,30至40名組長到尖沙咀露宿一宵,睡在紙皮箱上,不帶流動電話,我們更建議他們不要傾談。」

劉譯琳是其中一名在街頭露宿一宵的義工,地點是屯門。

她說:「我們要在三更夜半去到沙灘附近的燒烤場。我們覺得營地環境很惡劣,但是已有一些露宿者睡在那裡。我們都不敢叫醒他做問卷調查。發問問題和取得答案都需要技巧,有時要先聊聊天,說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


這個經驗說明,與社會不同階層對話並了解他們是十分重要的,而學生亦能夠學會從宏觀角度檢視這些問題。- 區廖淑貞博士

調查發現1,614名露宿者沒有固定或長期居所,比較2013年的數字上升14%。

區廖淑貞博士說:「我們將結果交給政府。他們的回覆是政府已有一些計劃,但目前未有時間表。不過,我們至今仍未看到政府有任何確實計劃。我們的目標是施加一些壓力,因此我們決意每兩三年進行一次街頭點算工作。」

她補充說,學生也可以從這些活動得到很大益處。在此之前,學生並不了解這個社會問題。他們可能從未接觸過露宿者或無家者。透過這個計劃,他們感受到問題的真實性。一些學生甚至繼續探訪露宿者,而城青優權計劃的足球隊亦與無家者隊進行了一場比賽。

區廖淑貞博士說:「總的來說,學生意識到無家者是被社會忽略的一群,知道他們是真實存在的人,有明顯的需要。這個經驗說明,與社會不同階層對話並了解他們是十分重要的,而學生亦能夠學會從宏觀角度檢視這些問題。」

解決垃圾問題

城青優權計劃以外,另一項社會服務計劃是2016年香港七人欖球賽綠色大使計劃。這項目是與香港欖球總會和環境保護署合作的,共有40名學生擔任綠色大使。活動的主要目的,是在2016年四月香港大球場舉行的七人欖球賽中,推動塑料廢物的循環再用。

三名學生義工自願擔任規劃員和項目組長。他們出席賽事籌委會會議,與欖球總會和環保署的代表一起開會,並自薦為會議作記錄。

一年一度的七人欖球賽單單在一個周末就在一個場地製造大量垃圾。欖球總會歡迎任何人士協助進行環保清理工作。準備工作由2015年九月開始,以便有充足時間作有效規劃和資源調度。

執委會其中一名學生成員何家昌說:「我負責行政和文書方面的工作,為申請撥款撰寫財務建議書,並管理現金流動和人力資源。工作範圍包括招募綠色大使、在簡報會上作簡介、制訂應急計劃、編製問卷,以及撰寫最終報告和問卷調查結果。」

在有限預算下,幾位同學設計了一個透明的塑料廢物收集箱,希望能鼓勵人們支持循環再用。結果在收集得的廢物當中,只有約9%不是塑料廢物。在傳統的循環再用收集箱,收集到的廢物足足有19%是非塑料廢物,實在妨礙了循環再用工作。

何同學說:「透明的收集箱令人一眼就看到裡面有不可再用的一般垃圾,而其他人也可以看到你放些甚麼進去,令人不會亂投垃圾進收集箱。」

儘管有了這個收集箱,在附近的非循環再用垃圾筒內,仍然有30%是塑料廢物,顯示許多人的環保意識依然十分薄弱。

各位綠色大使亦進行了一次調查,訪問超過930名人士,並進行了一次廢物審計,以深入了解大眾循環再用的習慣。調查顯示七人欖球賽球迷中,約有三分之一沒有注意到場內的綠色活動,說明了有必要作更大努力,提高人們的環保意識和改變他們的行為習慣。

擔任首席調查員的公共政策系副教授李萬新博士說:「我希望環境科學工程規劃和政策在香港越來越受到重視。這個範疇有策略重要性,值得作出投資。」

在此前提下,綠色大使計劃給予學生實踐經驗,讓學生找出問題和建議解決方案。

李博士說:「我為自己的學生感到驕傲。他們非常有能力,而且克盡己職。與高層人士同坐一桌,講解自己的想法,即場作出決定,這些都必須具備相當智能,並且要很努力。」

城大圖書館最近舉行一個展覽,展示這個綠色大使計劃的點滴。何同學參觀展覽時說,他學會了與人更好地溝通,有耐性,發揮自己的長處,並且見識了如何籌辦一個大型計劃。

這些因素可能是他找到工作的助力。他現於屯門的「源.區」任職。這是香港新成立的污泥處理設施,兼且集休閒設施綜合大樓與環境教育中心於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