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就是「權力」

星賢司博士 (Dr Sean STARRS )精於政治學。他在課堂上引入權力平等的理念,教學上有優秀的表現。他對國際關係的真知灼見,大大加強了人文社會科學院的專業發展,也啟發我們時刻培養多視角的世界觀。

星賢司博士說:「民主的真義不僅在於每四年一次的選舉。我們必須從生活中的各方面思考民主,包括在課堂上。」

全球化的學者:星賢司博士

星賢司(Sean Kenji STARRS)博士現執教於香港城市大學,在亞洲及國際學系擔任助理教授。他也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國際研究中心的研究員,研究項目的主管就是他奉為楷模的喬姆斯基(Noam Chomsky,其著述廣受徵引,在歷來社會科學思想家之中名列第八)。

星賢司博士最近榮獲香港研究資助局的2015-2019年度「傑出青年學者計劃」研究金998,040港元,這是城大人文社會科學院所獲的最大筆撥款。他的研究課題是「經濟全球化,企業國別仍尚存?— 21世紀公司所有制與國家屬性的關係探析」。研資局審核星賢司的研究建議書,給予如下評價:「理論上原創而縝密,研究產生的知識也具有潛在的實用價值。」

星賢司出生於加拿大溫哥華,先後在紐約、丹麥、日本、紐西蘭等地成長並居住。多元文化的熏陶,使他能以多重視角看待世界,因此從不把單一種意見或意識形態視為理所當然,特別是現今的流俗定見。

星賢司博士的研究核心,在於重新審視「國家權力」的概念,並嘗試從人性視角來理解這一權力:誰人擁有這一權力?企業的「國家所有權」集中體現在哪裏?我們為何要重塑這一所有權、如何重塑?

星賢司的計劃書中說,他將探究的是:美國企業的營運既然遍佈世界各地,且佔有統治地位,特別是在科技領域中,那麼為甚麼要把這些企業視為「美國的」?

星賢司博士問道:「換言之,資本的國別是否仍然存在?蘋果電腦是否仍屬於美國?英國石油公司是否仍屬於英國?和記黃埔又是否仍屬於香港?我們常聽到一種說法說,大企業走遍全球而不受束縛,所以不應該施加太多規管而把它們嚇跑,又說此類企業的僱員不應享有過高薪金。然而,如果世界各大頂尖企業仍受限於自身的國家界別、仍須仰賴其國內市場,那麼我們便擁有使之改善的能力。」

多視角看城大學生:有能力向世界提出質疑

一般人通常覺得,城大的學生在學習環境中較為被動,但星賢司的看法恰恰相反,他笑說:「我的學生全都很能慎思明辨,而且很有創意!他們甚至第一天上課便向我挑戰!」

在訪談中,星賢司比較了美國、日本、溫哥華、香港各地的學生。回想自己對亞洲學生的總體印象,他也同意亞洲學生的求學風氣與北美學生相比仍較被動,但相信亞洲學生有慎思明辨的能力。他說:「我也教碩士班,有些中國內地學生說,在整整四年的學士課程期間從未寫過一篇研究論文。儘管如此,我只需略微解釋甚麼是審辨思維,講講如何構思論文,他們便會交來一些我前所未見的好作品!」回憶起這些情景,星賢司面露訝異之情。

總體而言,他認為城大學生的智力足以慎思明辨,缺少的只是一點鼓勵。不僅如此,他還發現,在課堂教學中採用「每週一思」的做法效果很好,可以激發同學的創意和審辨思維。

「每週一思」、外遊體驗:為學生拓寬視野

本學年星賢司講授「國際研究引論(以電影為例)」。從科目的命名到授課實踐,他意圖利用電影來闡釋國際研究領域中的抽象主題,同時向學生灌輸在日常生活中逐漸建立審辨思維的習慣。

這門課取得極大成功,去年有90名學生,本年則有140名同學修讀,另有30人列入備取名單。明年料將有180人。

這門課大受歡迎,但他只謙虛笑言:「其實同學們很有興趣多多認識世界,有時甚至帶朋友來旁聽我講課,儘管只能坐在地板上。」星賢司講課時,鼓勵學生大膽發言,各抒己見。他利用「每週一思」、網上討論、電影評論等方式,激勵學生質疑流俗定見,並表達對社會的關懷。他說:「同學們每週要告訴我自己正在思考甚麼,我就可以看到他們在13星期內的思想如何轉變。」此外,他深信外遊旅行是求學受教的一大良方,經常把自身遊歷47國的體驗帶進課堂,藉以啟發學生,特別是從未外遊的人。

推翻尊卑等級:師生地位平等

很多城大同學都覺得星賢司教授的個性可親,平易近人;上課時學生有說有笑,氣氛融洽,這絕非偶然。Sean Starrs 解釋說,這與他自己的舉止態度有關。他認為,與同學保持嚴密的等級架構,並非吸引學生認真求學的最好方法。他們必須無懼向教師挑戰,才能學會思考。他說:「我盡力放下自我,讓學生在我面前覺得自在。我穿上彩色襯衣,在課堂上做出滑稽姿勢,顯示我和各位一樣只是普通人。我常常思考如何使自己的舉止令學生感到與我彼此平等。我不喜歡學生稱我『Dr Starrs』,我要他們叫我『Sean』。」他還說:「同學們喜歡我,因為彼此不分尊卑。你看看,我甚至在門上張貼Hello Kitty圖案,吸引學生到來找我。」

內心深愛:教學與研究

星賢司滿懷教學熱忱,他興奮地說:「我理想的職業,就是當教授!我做的正是自己心愛的事,還有人付我薪水。真是有趣,我學習,學生也學習,妙不可言!」他將教學和學術研究視為生涯,此刻真心喜愛在城大的教研生活。

星賢司接下來的研究課題,是比較日中兩國的興起。最後,他表示希望自己在國際關係領域的專長,尤其是對企業權力的所有權的研究,可有助於改變世界,有助於尅服貧窮和環境等重大世界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