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能源政治:風力發電的政治與政策

風力發電是在實用規模上最可供商業運作的可再生能源,過去10年間,風力發電的總裝機容量增長了10倍以上。然而,即使大多數研究指出,在某些情況下風力發電比大部份礦物燃料發電來得廉宜,但風力發電量仍只佔全球發電量2%以下。公共政策學系副教授武龍天博士在其書《WindPower Politics and Policy》中,為關注風力發電政策的人探討這一謎團。

武龍天博士專門研究環境政策與領導策略。他滿面笑容說地起自己的研究理念:「要暸解為甚麼某一種現象在某些政治環境中出現……就像在犯罪現場實地調查。你要找出每一個線索,明白涉案各方的動機,然後推敲環境如何影響到結果。」《WindPower Politics and Policy》一書正是把風力發電的發展當作「犯罪現場調查」進行研究所獲得的成果,書內蘊涵日本、台灣、德國、丹麥、澳洲、加拿大、美國、中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研究個案。著作一開始就提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既然全球正積極促成把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的能源技術轉變為商業上可行的風力發電,然則究竟是甚麼在阻止風力發電業在世界各地擴大其市場份額?

在訪談中,武龍天博士引述了日本與台灣的例子,講解環境如何影響結果。兩地的裝機風力發電容量都微不足道。他說:「這兩個地方的風力發電理應擴大規模,但環境障礙卻拖慢了發展。在台灣,政府的大難題在於如何分攤成本以便架設輸電、配電的線路,使設於台灣島東岸的風力發電裝置可應付西岸的電力需求。而在日本,全國的電力由多家私營的公用事業公司提供,各公司極不樂意互相配合來平衡各地的電力負荷。」經濟因素也同樣阻礙風力發電的發展,但原因卻非一般人所猜想的那樣。武龍天博士解釋道:「誠然,經濟因素在風力電力發展上帶來一定阻力,但卻不是因為風力發電比較昂貴。計算能源成本時,很少人會考慮所有的代價。發電成本只是其中一項,能源還有其他代價,其數額遠遠超越政府或公眾人士每月支付的電費金額。」他引述大亞灣核電廠來說明這點,說道:「政府聲稱大亞灣核電廠的生產的電能很是便宜,所以它是具有吸引力的方案。用核能來發電可能很便宜,但其成本卻非唯一考慮因素。這類發電廠會產生放射性廢料,需要數百年的安全儲存和管理,而這方面的開支從來沒有完全計入核能發電的成本。此外,使用核能的附帶風險也在上升:大亞灣核電廠距離香港只有30公里(其實距離金鐘大約50公里),一旦類似日本福島核事故的情形在此發生,香港居民便必須疏散,香港便會變成都市荒漠。這也是人人必須承受的風險和代價,怎可能量化呢?好吧,一個方法是為一旦發生的災難購買保險,但問題是沒有一家保險公司會提供這種保險,因為一旦發生意外,必須付出的保險金將會極高,任何保險公司都無法承受。因此,市民只好風險自負。這些代價尚未計入成本,正使得核能發電貌似廉宜。」武龍天博士亦在書中探討煤炭發電的問題,他說:「同樣地,中國每年有數以萬計的人因為吸入煤炭發電廠排放的微粒而染上呼吸和心血管疾病,未老先死。如果你想計算出燃煤發電有多麼昂貴,你便需要為此死亡的每一條生命標明價格,也要為未來氣候惡化的破壞標明價格。試想那早死的是你的家人,你會為如此喪失的人命訂上甚麼價錢呢?把那個數字乘以約100萬,你便會知道,在中國為燃煤發電而致死者付出的『死者應得保險金』有多少了。」

除了經濟考慮,武龍天博士也在風力發電遭遇的障礙上提出另一觀點。他說:「政治上的決策,往往會『依賴老路』。政客喜歡維持現狀,他們想要安全的決定。改變令人害怕,在政治上帶有風險。改變的代價很昂貴,會使既得利益者不滿。因此政客守舊規而走老路總是安穩得多,即使那條老路長遠而言對國民並非最佳選擇。」

武龍天博士引述他的另一本著作《The NationalPolitics of Nuclear Power》的內容說:「日本支持核電的不合理情況,正是『依賴老路』的實例。政府把數以十億日元的資源投入核電研究,並資助在日本這個地殼運動活躍的島上興建世界第三大核反應堆群體,而且實施保密,逃避公眾與政界的監察。福島核事故發生前,日本的核反應堆群體已發生過數次輕微事故,然而,政府卻一直將此威脅大事化小。技術官僚主導的政府決策人自以為能夠預計各種危險而未雨綢繆,自以為所設計的發電廠絕頂安全。他們對威脅……甚至對真正的代價視若無睹。即使在福島事件後,政府仍然不願承認自己的愚行。在政治上,他們不可以承認先前有錯,因為那樣一來就會暴露出自己在其他事情上也可能有錯。」

總括而言,武龍天博士在《Wind Powers Politics andPolicy》一書的研究是跨界別的。他闡述了風力發電的傳播受社會(包括環境)、技術、經濟、政治諸般因素影響。他說:「我們可以在德國、台灣、日本、美國等地找到很多例子,當地市民害怕風力發電裝置會令他們的社區降格,而阻止風力發電,但在風力發電設備安裝完成後,眾人的看法一般會變得較為正面。對未知的恐懼,阻礙了發展。公用事業公司抗拒發展風力發電,因為在技術上,這些系統在平衡電力負荷時較為麻煩。然而,世界上有很多例子顯示公用事業公司被迫採納大量風力發電後,仍可應付過來。事實上,讀過拙作後應該留意到,大部份阻礙風力發電的障礙, 都是來自政客與能源經紀商的無理憂慮,他們不願放棄自己賴以掌權、藉以致富的制度。」

武龍天博士的主要研究範圍包括能源政策、環境創新、企業環境管理。他除了在公共政策學系任職,也為能源及環境學院的學生授課。他說:「主修工程的學生不明白每一種技術也會對政治、環境、經濟、社會各方面產生影響,意義重大。科技是美好的,因為可使人類過着先進的的生活,但科技也帶有風險,也會帶來科技以外的代價。僅僅選擇最有效率的技術並不足夠,我們必須選擇能夠為所有人改善社會、改善環境、改善經濟條件的科技。要做到這點,首先是努力瞭解為甚麼效能不高的科技卻可以保留下來,以及應如何管理發展,以確保凡有決策都能符合大多數市民的最佳利益,而不只是造福於恰巧享有政治或經濟權力的一小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