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動態

難得的「兩會」採訪體驗

撰文: 李童燁

記者證就是此行最有意義的紀念品!

說起「兩會」,大家並不陌生,作為國家最高規格的會議,我們這些普通民眾,一般都只有觀看新聞而沒有參與的份兒。作為媒體與傳播學系的學生,最渴望的莫過於去到會場,扎扎實實感受一下在國家會議上做記者的滋味。機緣巧合,今年三月有幸參加了香港新聞教育基金組織的「兩會」實習營,終於獲得了這個寶貴的機會,能夠與香港媒體機構一起前赴北京,實地體驗新聞製作的過程,做一回真正的記者。

出發前對「兩會」之行有過許多幻想,會不會遇到「習大人」呢?要是見到了該怎麼打招呼呢?會不會見到很多明星政協委員呢?當然,一定會緊張。畢竟是一個學生,雖說曾經做過新聞相關的實習,但缺乏實戰經驗,更何況在這麼大規模的活動中,漏單或問不清問題一定會發生,擔心因自己辦事不力而連累了新聞機構。因此,出發前要求做好充分的準備,盡可能廣泛且深度了解兩會有關的議題,尤其是香港切身利益之事,如普選、政改等,更是要特別關注。

終於在興奮的期待中去到北京,原以為漫長而艱苦的一周,卻很快就過去了。雖說所有的幻想都是場白日夢,但收穫是對新聞、記者這個行業有更深刻的理解。

第一就是行家們反復重申的:做新聞非常需要團隊合作(team work),發揮團隊精神 (team spirit)。最初兩日,由於我們四個學生剛加入亞視的「兩會」新聞分隊,對彼此的性格、能力及做事風格都不太瞭解,對地方亦不熟悉,導致採訪新聞的效率不高。很多時候,人手都是來回轉換,原本駐守在貴賓樓的人,會突然被調到北京飯店跟進,一時間未能適應而錯失新聞或只能跟着其他電視台打轉,缺乏主動性。一天下來已覺得焦頭爛額。幸好之後每一晚,亞視全職記者都會提前列表,告知所有人第二天的位置及任務,保證大家可在互相瞭解對方狀況。這樣,我們晚上便有時間為明天的行動有更針對性的準備;另一方面,即使被臨時調任,也能馬上適應工作,投入其中。除此之外,記者和攝影師(cameraman)也是一個整體,需要互相配合。

我與另一位同學搭檔初期,就進行分工。身材矮小的我,主要負責拿咪高峰,見到目標便衝上前,努力佔據最中間的位置,迅速蹲下,保證攝影師有一個良好的視野。如果目標已經被包圍,我就負責鑽空檔,而攝影師因為體型較為高大,則能幫我開路,讓我能夠更容易擠到人群的最前面。雖然在擁擠的過程中時常有被撞倒,可是也因為密切的配合少了很多不必要的衝突,搶到更多新聞。

第二是做新聞不能性急,很多時候好新聞都是等出來的,但這不是傻等,而是要有戰略性地等。就以我被派去採訪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兼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的過程為例,剛開始我真的拿着攝錄機和咪高峰,傻乎乎地站在大門口等待會議結束。結果由於當時參加會議的還有張德江等高級官員,安保非常嚴格,被人查了證件,甚至差點被趕出去,禁止踏入酒店範圍內。就在我擔心無法完成採訪任務的時候,看到遠處還有一位Now TV的記者似乎也在等候。我想,既然他是資深的前輩,與他共同進退應該會增加成功的機會。於是我與他站在了一起。雖然新聞機構之間在搶奪獨家新聞的時候,因競爭而產生的爾虞我詐並不少見,但是當記者大哥得知我是實習學生,閒聊中,慷慨地向我解釋應如何在這種場合「埋伏」高級官員。最重要的策略便是有耐心,並且要非常低調,不能衝動行事或是過早暴露目的,否則後果難料。當時我看了一下時間,果然提前兩個小時被派到了開會地點,這樣的戰術一定是所有記者的共同經驗。最後我如願採訪到李飛,在得到人生中第一次半獨家新聞的同時,也學到了記者最有用的生存法則之一:有策略的等待。

此行真的可謂是收穫豐富。我一共採訪了二十八位人大、政協及中央官員,當中包括范徐麗泰、吳秋北、李飛等。在享受成功採訪的同時,我也逐漸體會到做記者五味雜陳的心情。艱辛是必然的,吃飯沒有準時,就算吃也是一群人席地而坐狂啃飯盒,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以上是家常便飯,經常要為搶不到新聞擔驚受怕……但是苦中能作樂,苦盡也會有甘來,辛苦的工作也經常伴隨着成就感,沒有甚麼會比「人有我有,人無我亦有」更加值得慶賀。雖然只做了記者一週,卻感覺整個人豐富了很多,也成長了很多,對這個創造歷史(今天的新聞是明天的歷史)的職業也有了更深刻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