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相逢


8月的南京,雨水不断。离开草原有段时间了,一幕幕往事依旧萦绕在脑海里。内蒙开会的那天,下了场雨。想到我们当年从城大离开,也是个有雨的日子。于相逢,雨水多了几丝浪漫;于离别,则添了几分愁绪。

 

虽然同在南京,但相熟的交集并不是太多,第一次与丽丽姐、王妃、欣帅亲密接触,地缘性亲切感从机场发酵,一路随行。购物、腐败、骑行,处处洋溢着南京多友团的温馨与欢乐。南大四友的“情感交织”,让这场异地的相逢变成人生最绚丽的奇遇。归化城,大汗陵,响雷惊魂响沙湾,草青黄;黄花沟,风电场,落雁策马羊脂香,乱了男儿觞。

 

 

 

相逢让那些“虚拟”的形象渐渐变得清晰。一直出现在红军、邹军对话中的沈荟、何晶,多少次我仰望星空想寻得她俩踪迹,却都只能在流星划过时许下相逢的心愿。没想到此次可以在银河之下草原之上共舞篝火,在沙漠中央咬冰棍、聊八卦、轻舞飞扬。与张洪忠的近距离接触,在俩美女蒙古包中。那个经常在群里学术的先生竟如此幽默风趣,在郑欣的配合下,逗得几位美女笑声不断……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终于跟真人对上了号,变得更加鲜活。

 

 

 

 

 

美食是旅行永恒的主题,鲜嫩的食材与味蕾的相逢,总能为旅途增添更多乐趣。去内蒙之前,就想象着风吹草地,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畅快景象。内师大的晚宴、草原上的烤全羊、酒店的小聚,一路特色的美食伴着一趟暖心的旅程。美食与多友牵起彼此内心的明媚与美好,但没想到,西瓜会成为内蒙之行的关键词。内蒙第一晚的“预备会”变成了“西瓜多友会”,一圈新朋旧友相逢在宾馆会议室,叫上名字叫不上名字的,啃着西瓜,闲聊趣谈。相逢的魅力让陌生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渐渐变得熟识。又是西瓜,50元,在响沙湾大家啃出了沙漠绿洲的味道。

 

 

 

 

东部与西部,江南与塞北,相逢是和CC又一次举杯共饮,再见时沈菲女友已成老婆;相逢是在敖包边与顺铭投石祈愿,在操场上与邓老师共叙南京印象;相逢是和老白站一起询问别人我们是否相像,在草丛中拍摄陶格图院长摔跤的英姿;相逢是风暴雷电中共待团友,宾馆深夜里叩门驱鬼……

 

 

 

离开大昭寺,看到子豫偷偷流泪的时候,心情如草原夜,凉如水。几位小朋友在内蒙带给大家欢乐,却在分别的时候异于大人的忧伤。他们用童真诠释着分离,我们用分离期待着相逢。内蒙之行同期多友只见到了晓程,香港一别后,在上海碰到了钱进,在南京与海龙小聚,后来闫隽去了英国,申琦华师与鹏程并肩作战……繁华有时,落寞有时,才成就了相逢的美丽。

 

 

 

一一告别后,一切似乎都归于平静。其实,内心深处不羁着下次的重逢。在多友的文字中回味着2014夏天的草原之行,读来,为某段文字、某句话而感动、傻笑或是流泪。庆幸,相遇在一个温馨的大家庭。“若知四海皆兄妹,何处相逢非故人。”这份思念,让我们不会迷失,感到明朗,牵引着多友一次次的愉快相逢。

 

 

 



高山冰 (南京师范大学)
2014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