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石林 草原 王爷


电视散文
 

 

久居香港,整日挣扎在香港人所称之石屎森林的高楼中。

 

抬望眼,天似井;低回首,人如鲫。灯火阑珊处,但见风尘女。

 

闻李大师常携多友行山路,食海鲜,不甚嫉妒。于是效尤,观香港的青山绿水。

 

山水虽然秀丽,总觉人工雕琢痕迹过重,连山林野猴也似人般,不仅与人争食,甚而会击掌跳水。许是中国跳水皇后下嫁香港,让猴儿们也沾上了世界杯的风采。

 

不禁响往内蒙古草原的旷野,风吹草低,大漠孤烟,沙丘驼影。

 

多友一行终来到辉腾席勒草原。 (黑场,音乐,草原野花,蜜蜂蝴蝶)

 

风吹草低,蜂蝶飞舞。

 

抬望眼,却见满目风车,马群在巨大的风车下,显得极为渺小。疑是来到风力发电场。经打听,果然是某大亨电力产业。犹嫌风车不够,工人们还在紧锣密鼓地安装更多的风车。

 

水泥筑成的蒙古包,外形虽则相似,但在风车的背景和卫星天线的承托中,显得十分唐突。

 

翘首以待的赛马,原是一群兜售骑马游的牧民,策马奔行约30米,赛马结束。蒙古摔跤表演,上来两年轻小伙,扭作一团,半天不见出招。惹得同行的陶格图兄弟火起,自己披挂上阵。虽多年不练且有年纪差异,但还是以一胜一负逼和对手。

 

受此感染,俩个小姐妹也拿出架势练起来,虽不如木兰,倒也显巾帼气势。连风车工人也歇下活计,围观甚欢。

 

蒙古烤全羊,讲究的不光是美味,更是王爷和王妃大开宴席的排场。王妃出场,仪态万千;王爷亮相,书生模样,著一幅眼镜,虽不识弯弓射雕,却有书康熙字典之势。

 

晨曦初起,草原苏醒,极目远望……仍是那满目的风车。

 

沙漠中的一袭阳伞,原以为是大漠孤烟的营地,却是沙漠游乐场的休息地。好端端的一片沙漠,成了五星级马戏游乐场,令人唏嘘。

 

倒是成吉思汗陵让人肃然起敬。大汗戎马一生,扩疆域于欧亚,衣钵葬于此,供后人瞻仰。蒙古人举家盛装朝拜;孩童骑上牛车体验那逝去的游牧生活;佛教僧人则在世俗大汗的陵墓祭拜神灵。

 

斜阳西下,草原寂静 ……那风车还在呼呼地转着。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U4NjE5MjA0.html

 

 

白天的风车 黎明的风车
 
陶格图院长在风车下和蒙古青年摔跤  

 



何舟 (香港城市大學)
2014年8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