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内蒙行之草原·沙漠散记


每年夏季的“多闻雅集”聚会似已成为多友们心驰神往之事。因着机缘,朋友们相聚一地,只为着纯粹的学术交流和友谊。正如李金铨老师所言,多闻雅集是“看不见的学院,看得见的学术与友谊”。2014年7月28日,登上飞机的那一刻,心已然飞向神往已久的内蒙古大草原,期待新朋旧友的相会,向往李老师早早通告的“草原约会,沙漠跳舞”。

 

 

草原之风情
 

一直以来,对草原的所有想像来自于《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男儿血,英雄色。为我一呼,江海回荡。山寂寂,水殇殇。纵横奔突显锋芒。”似乎踏上大漠草原,蓝天白云笼罩着一望无际的茫茫草原,青绿的草浪之中恍见蒙古帝国可汗—铁木真正金戈铁马,驰骋疆场,尽显赤胆英雄本色。

 

然而,“未料落客荒草甸。草不及踝羊未见。”(引自深圳大学李明伟老师诗作)虽略微失望,但美景无边。草原尽在眼前,蓝天幽远,白云闲淡。山丘翠色欲滴,勾勒出柔美弧线,流入天际,与云朵相连;丛中野花烂漫,蝶儿穿行。嗅百草的芬芳,触野花的闲雅,尽享大自然的清丽悠远。

 

游马骑行。郑欣、张红军、高山冰、朱丽丽母女和我一行6人组成马队出发,马儿慢悠悠行走,我们怡然自得,一路沐着青草气息,欣赏沿途风光。在马倌的鼓动下,我们沿跑马场跑了一圈,马儿扬起四蹄,腾空而起。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疾风在耳边掠过,我们奔驰在无垠的旷野。颇有“马后尘摧马直前,平原远望淡云烟。关山壮丽劳蹄踏,轻勒缰绳欧亚穿。”之感。在马背感受着凌空飞跃的豪迈,体味着奔放自由的快感,想像着我们如蒙古人般充满了壮志豪情,驾驭飞马在大草原上纵情奔腾。此刻此时,抛却了一切世间烦恼,惟与马同在。

 

令人吃惊的是,王开颜小朋友虽年小却胆大,第一次骑马就能独自握缰策马,勇气可嘉,其骄俏的身姿在夕阳映衬下甚是英武。我们的马队,三三两两,踯躅前行,行经了敖包,穿越了天鹅湖。夕阳西下,披一肩霞彩,伫立草原,天涯碧草,于袅袅清香间和马儿对话。虽然事后得知我们被马倌宰得最惨,无妨,我们享受的快乐和学会骑马的喜悦无价,开心就好。但这段经历也让我们长了见识:看上去文化不高、敦厚朴实马倌,居然相当稔熟于心理战,生生地把我们给蒙蔽了。这让学过社会心理学的大学教授情何以堪?所以,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敖包相会。找到我的蒙古包,勤快的同屋何晶已把我们的被褥铺在草地上晾晒了。迎着落日余辉,我们相约去敖包相聚。路边草丛中各种野生的五颜六色的奇花异草相映成趣,青绿色的小蚱蜢时不时蹦跳出来。晚霞有些羞涩,微红着脸,笼罩着轻盈的薄纱,绕着夕阳优雅的舞动着,飘逸着……远处的蒙古包升起袅袅炊烟,似乎拉住了晚霞的纱衣,要和晚霞共舞似的……

 

    看到了敖包。敖包是用石头堆积而成的圆锥形状,顶端挺插着一根长杆,杆头上系着牲畜毛角和经文布条,设在草原丘陵之上。祭敖包是蒙古民族盛大的传统祭祀活动,牧民们围绕敖包,从西至东顺时针转三圈,求天神、山神、路神降福,风调雨顺,保佑大众安康,草茂畜旺,并表达对神灵的敬意。到了内蒙,才知道“敖包相会”原来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蒙古族的习俗是不允许女人靠近敖包的,恋人岂能相会于敖包?我们一行人围着敖包转了三圈,捡了小石头许愿,扔向敖包顶部祈福。据说很灵验,而且不用再来还愿。在渐渐西沉闪耀着迷人之光的夕阳中,我们一群美女围着黄顺铭、张洪忠与敖包合了影,祝愿我们每一个人都平安健康、幸福美满!

 

蒙古烤全羊。草原晚餐最吸引人的是蒙古民族餐中之尊—烤全羊。烤全羊起源于西北游牧民族,据传,早在几千年前,生活在内蒙古河套地区的鄂尔多斯人已开始用火来烧食猎取整只野兽。烤全羊选用草原上膘肥、体重40斤左右的绵羊宰杀后,去毛带皮腹内加葱、姜、椒、盐等佐料整体烤制而成。此菜羊形完整,羊跪在方木盘内,色泽金红,羊皮酥脆,羊肉嫩香,是成吉思汗最爱吃的一道宫廷名菜,也是元朝宫廷御宴“诈马宴”中不可或缺的一道美食,更是成吉思汗接待王宫贵族,犒赏凯旋将士或举行重大庆典时盛宴的顶级大餐。烤全羊因为制作方法复杂考究,以前只供蒙古王爷享用,据说蒙古族的风俗是吃烤全羊之前要举行盛大的剪彩仪式,由王爷王妃切开第一刀,品尝第一口鲜嫩肥美的羊肉。

 

如今,烤全羊剪彩礼成为草原旅游景点的保留项目,需要从游客中临时选拔王爷王妃剪彩。李老师当仁不让被选为王爷,因为亲爱的师母要照料新生的小孙女,未能陪同李老师来内蒙,我有幸被Kitty选中充当临时王妃。仪式好隆重,我们换上了蒙古王爷王妃的服饰,身着蒙古族服装的小姑娘引导我们手握蒙刀在昂起的羊头划了十字,又在羊背上切个十字,最后切下一片先行品尝,并饮下马奶酒。欢呼声、拍照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美丽的礼仪小姐手捧哈达,唱起了祝酒歌,向每一位宾客敬献哈达和马奶酒。接酒时客人要左手捧银碗,右手无名指蘸一滴酒弹向头上方,表示祭天;第二滴酒弹向地,表示祭地;第三滴酒弹向额头,表示祭祖先;随后把酒一饮而尽。烤全羊仪式结束,陶格图院长告诉大家:王爷也不过就是个县长!从此,这句话成了李老师念念不忘的口头禅。

 

篝火晚会。草原之夜,繁星点点,月儿当空独照,轻洒着如水柔情,月照花影,青青草原似笼着一层烟雾。丝丝凉风中,透着一股寒意。在这月华如水的夜,远离尘嚣浮华,心灵沉静,思绪飘飞,灵魂在圣洁的月华中穿行。凝望星月,尘世纷扰,都市喧嚣,内心惆怅,在柔情月色下,在寒凉夜风中,在青青碧野间涤荡,悄然褪散……草原篝火晚会开始了,热闹的音乐响彻天空。多友们欢腾跳跃,手拉手围成圈跳起了圆圈舞。在网络神曲《小苹果》伴奏中,高山冰、庄晓东、李贞芳跳起热烈奔放的劲舞,多友中还真是卧虎藏龙,高手总是在民间!

 

 

响沙湾友聚
 

库布齐沙漠的响沙湾,以沙滑鸣响出名。相传远古时期,有一仙人云游四海,来到此地,坐沙小憩,奏乐解乏,美妙的神曲渗入了沙中。以后的游人每经此地,拨动沙子,就能听到神曲。据说天气晴朗时用双手刨沙,会听到类似青蛙“哇哇”的叫声,很奇妙。

 

2013年夏,在敦煌的鸣沙山,我与何晶、徐金灿及赖正能夫妇组成了一个5人驼队,一行人骑着高驼悠悠行走在与碧蓝天际相接的沙漠中。驼队穿越沙山,走入沙漠深处,连续起伏的沙丘就像大海中静止的波浪,一波接一波,感受到大漠的苍凉壮阔与似水柔情。伴着清脆的驼铃声,“沙漠之舟”留下一串串美丽浪漫的蹄印。此情此景似已成绝唱,至少在我心中。这次响沙湾之行,只想与朋友们在沙漠中行走、玩沙,与大漠零距离接触。

 

经过近6小时的艰苦车程,我们来到了响沙湾。一行人分了3组,2组分别参加收费的娱乐项目或休闲项目,这两组被戏称为儿童团和老人团。我们这些只想自己在沙漠转转的中青年团成了没人管的第3组。导游安排不力,一众人等待良久,最终郑欣童鞋自告奋勇举起小旗子,担任临时导游。在郑导的指挥下,我们坐上了缆车来到沙山。南京多友团的3位帅哥暖男都在我们这一组,张红军以其专业摄影技巧给我们一群美女拍了高难度的沙漠跳跃照。大家顾不得矜持,每个人都奋力腾跃好多次,红军努力捕捉、抓取每一个精彩瞬间,给我们留下了一瞬瞬值得回味的美好。

 

正值傍晚时分,落日余辉将沙漠涂抹上一层红色,黄沙变成了金沙,灼人的热气慢慢消褪。放眼望去,远处的沙丘轮廓清晰层次分明,丘脊线流畅平滑,迎风面沙坡如水,背风面流沙如泻。绿洲与黄沙相伴,一支驼队缓慢走过,清脆的驼铃声传至山谷,飞鸟闻声起舞。晚霞映衬下的大漠,显得更加苍凉、壮阔和神秘。思绪飘飞,耳边似乎响起了缥缈悠扬的马头琴声。

 

在“响沙湾”三个艺术字前,遇到了刘晓程夫妇。去年甘肃多友聚,晓程是东道主,我们得以结识并感受到这个兰州小伙的热情真诚和周到。在晓程的设计指导下,高山冰、红军、沈荟、何晶和我依三个字的形韵或立或依,摆出自认满意的造型,晓程按下了快门。我们来到沙漠凉亭下乘凉,遇郑欣和王晓梅,7人围坐一桌,郑欣花50元买只西瓜请大家纳凉。只见切瓜小女子身手凌厉,左手转瓜,右手持刀,刷刷几下,西瓜已切成数十块而依然保持圆形,屹立于桌面。

 

沉浸在夕阳染沙的美景中,我们边吃瓜边聊天,妙语连珠,玩笑不断。谈笑之间引入人生话题,谈每个人对生活的理解和感悟,话语话锋间思想不断碰撞,灵光持续闪现,每个人似乎都经受了心灵的涤荡,许多情绪上的杂质随着朋友们彼此的真诚交心,如沙儿般随风飘散。6点下到游客中心,时间尚早,我们几人站在沙山边继续畅谈。天忽地就暗了,昏暗的天幕把整个沙漠都笼罩了,暮色中的沙漠更加悲壮和苍凉。

 

突然,狂风袭来,沙粒飞扬,旋风卷起黄沙,一层又一层扑面而来,像一股股平地升起的浓烟,打着转在沙漠上飞跑。我们拼了命地往房子里跑,嘴里、眼里和头发里还是吹进了许多沙子。此时昏天暗地,电闪雷鸣,飞沙走石,瞬间大雨倾盆而落。我们遭遇了难得一遇的沙尘暴。雷电交加中,单薄的梁励敏冒风雨抓拍了许多沙尘暴场景,很壮观。我们冒雨上了车,还有许多人被留在了沙山上。焦灼地等待之后,我们车的人回来了,孩子大人一个个被淋得湿淋淋的,惊魂未定。收拾停当之后,朱丽丽问我:“我是不是像个落汤鸡啊?”未等我回答,庄曦飞快回道:“也是只美丽的落汤鸡!”一片欢乐。只有黄顺铭和导游留在了山上令人担忧,好在一直微信保持联系。据说两人在艰难险境中互相鼓励,互相安慰,互留电话,结下了非同一般的革命友情。晚上9点,当两人终于上车时,迎来全车热烈掌声欢迎,大家纷纷劝小黄:这是一段奇缘,为了美丽的导游妹妹,你还是留在大漠吧,以后我们来看你。

 

 

多友小友情
 

因着奇缘,遍布四海的多友们得以年年相聚,结识新朋,相逢旧友。非常赞李老师的定位:“多友圈”就是结伴而行的伙伴,是一个生息相通的学术社群。是的,大家为着兴趣集结一起,谈天、说地、玩笑、学术切磋、思想交锋、游山玩水……融学术交流于游山玩水之间,寄友情交谊于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中。这是一个何等独特的群体!

 

我2008年去城大访学,当时金铨师正好去美国休假未能相遇,甚为遗憾。好在有何舟老师和系里诸位老师的一系列精彩讲座,使我们有如饱享了一餐餐饕餮盛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这期多友有幸去何老师的山景别墅吃过两次他亲手做的大餐,美味无比,引一众多友羡慕嫉妒恨啊!

 

2008年夏季第一届多闻雅集会议,由我们南京大学主办。我和同事们参与了会议筹备工作,包括联系旅行社等。但是7月底我去了美国,错过了会务接待,错失了与多友认识的良机,以至于与许多朋友的革命情谊就此推迟好多年,比如今年才认识沈荟,颇有相见恨晚之感。之后我参加了2009年的云南多友聚会、2011年香港聚会和2013年的甘肃聚会,才陆陆续续认识许多多友。

 

今年内蒙多友聚,见到了克服重重困难、专程从美国赶来与我们相聚的李老师,见到了久违的何舟老师,看到了亲爱的Kitty和初次见面的励敏,以及沈菲和他年轻漂亮的太太。与旧友廖声武、何晶、赖正能、王晓梅、黄顺铭、许静、栾轶玫、庄晓东、刘晓程、吴麟、周裕琼、王斌、白红义喜相逢,结识了新朋友沈荟、曾娅妮、尹良润、伍静、李明伟、唐小兵、陆双梅、陈欣钢、李贞芳、邓绍根、许燕、张硕勋、黄月琴、雷霞、魏金梅,还有辛苦主办会议并陪大家旅行的内蒙师大陶格图和张芸院长。

 

我们南京多友小友团一行8人,一路得到郑欣、张红军、高山冰和张宁四位帅哥暖男的多方照顾和呵护,我们3位女性几乎什么都不用操心,很是温暖。不仅如此,暖男们还特别风趣幽默,笑话不断,欢乐一片,是我最幸福的一次旅行。记得云南聚会那次,红军也是一路陪我儿子果果玩,给孩子讲故事,教孩子用单反相机,极有耐心,还不失时机地给果果抓拍了许多精彩的照片。我至今感念。性情温和的庄曦,久闻其名,这次在南京出发时才得以见着,最后一晚我们居于一室。这个细心的姑娘出门带全了装备,为我们提供了各种所需药品。

 

何晶是我同屋,2011年在香港我们曾同游海洋公园,互相拍照,虽然后来都忘了把照片发给对方;去年在敦煌,我们俩共游沙漠,设计并拍摄了许多意境很美的靓照。喜欢她的冰雪聪明和伶牙俐齿,和她在一起,有那么多的快乐。晓梅很早就认识了,一直没机会深入交流,觉得她是个有思想有个性的学者。在沙漠,我们曾倾心交谈。在鄂尔多斯的夜晚遇到的那件事,更让我感到晓梅是一个心地极善良、内心极柔软的女子。初见沈荟,一起晚餐,有她就有了热闹。学文学出身的她兰心惠质,心思敏锐,具有超级第六感,分析人的性格、心理是入木三分。她的话题,天空行空,有学术有八卦,其乐无穷,就是这么一个奇女子。

 

今年的聚会最特别,因为来了许多不同年龄段的多二代。记得2009年云南行,只有我一个人带了儿子来,他没有玩伴,孤零零的一个,只能天天粘着我。这次有好多小朋友一起玩,孩子们彼此之间结下了情谊。沈荟女儿汪思博是个很有主见有想法的小姑娘,她跟我说将来学的专业:第一兽医;第二生物;第三哲学。并执念于自己的理想。她模仿的狗叫声惟妙惟肖,几可乱真。邓绍根女儿子豫情感纯真细腻,见面不久就告诉了我们他爸爸妈妈的恋爱史。她体力甚好,喜欢跑步,那晚我们跟李老师一起散步到师大操场,我和子豫跑了两圈,她还意犹未尽。童年随父迁徙的经历,让她多添了一份离愁。那天在大召寺,我们离去,坐上车,远远地,看见小姑娘在流泪,顿觉伤感,平添了一丝忧伤。只期待明年的成都相聚。

 

我是看着朱丽丽女儿王开颜长大的,她和我家儿子果果是好朋友。她最可爱,那晚看到我跟李老师扮王爷王妃为烤全羊剪彩,她站在人群后面着急地对着我大喊:“我要打电话告诉果果去!”多讲义气的好朋友!同行这几天,开颜总是问我:“阿姨,我跟你长得像吧?”“阿姨,我像不像你女儿?”最后跟她妈妈商量我们下次多友聚会上交换儿女。我把跟开颜的合影以“我和我女儿”之名发到多闻雅集群里,问大家我们长得像不像,先红马上回复:像!教母都鉴定了,看来这女儿我要定了。

 

最喜欢尹良润2岁多的女儿,粉雕玉琢的小模样,温柔乖巧,安静大方。把手伸给她,她就会把小手放在你手心里,伸手抱她,她就偎在你怀里,又娇又嗲,惹人怜爱,忍不住亲她。伍静的儿子壮壮和白红义的儿子淙淙年龄相仿,都长得虎头虎脑,两人结成玩伴,一路玩得好Hi,不时学蒙古族人搭肩摔跤的是他俩吧?最后一天逛大召寺,偶遇庄晓东和双梅母子。报到那天,还曾误会他们是一家三口,后来发现有此误会的不止我一人。原来庄晓东也是全程照顾着双梅母子,得知云南也出暖男了。

 

    写此文至深夜,看到洪忠兄的文章发到群里。他说我们多友之间有一份天然的亲切感,有大家庭般的兄弟姐妹情,深以为然。我们“多闻雅集”的确是独一无二的学术共同体,因着缘分,我们得以相识相知。有一句歌词可以表达心意,“有缘才能相聚,有心才会珍惜,用相知相守换地久天长。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汇集十年的多友情谊,必将长久延续。且行且珍惜!

 

 

 

 



王蕾 (南京大学)
2014年8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