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答子豫的信


亲爱的子豫:

这几天,我一直在看老妈在内蒙古拍的照片。我的身边,总是站着一个笑得特别纯真的小女孩——你。在大草原上,在篝火晚会上,在沙漠中,在酒店里,总有你的身影。子豫。我们在一起,还有思博姐姐,给李爷爷做礼物,给隔壁的张宁叔叔、红军叔叔写投诉信、取外号,把郑欣叔叔的呼噜配上音,这些都是最珍贵的回忆。

那天在大召寺告别时,你流下了眼泪,舍不得我。其实我当时好心疼你,你是一个重情义的好朋友。子豫,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你从小在北京长大,后来去了广州,也跟着爸爸到处开会。很多刚认识、玩得很愉快的小朋友,很快就要告别了。今年我小升初,许多要好的同学和我不在一个中学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就会少了。但是,我在新的学校会认识很多新朋友的。

子豫,人生就是这样的,总要告别一些人,认识更多的人。可是,我们的关系不一样,我们是多二代。就算明年不能见面,后年也还能见面。亲爱的子豫,请你不要再哭了,今年的内蒙之行已经成为回忆,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年的成都之行吧!

                            你的闺蜜甜甜(不是田田哦)

                                      2014年8月5日

 

 

 



王开颜 (南京市二十九中初一学生)
2014年8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