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响沙湾之行


编者按:很多多友有子女“代其劳”,但南京大学朱丽丽除了怂恿女儿王开颜写作之余,自己也“认领”一篇,否则岂不辜负好笔头?开颜小朋友刚刚小学毕业,就写这么好的文章,有乃母的风格,将来或有过之,也说不定(开玩笑的,对不对都是好事)。响沙湾的沙尘暴连资深导游都未曾遇到,我们是幸还是不幸?好在当时惊悚的情景如今已成难得的记忆。到目前,叔叔伯伯们写的,都没有开颜记得这么详细。请回味。 

                                        

在内蒙的时候,我去了响沙湾。

 

我们是坐缆车去沙漠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沙漠。那里的沙堆得很高,沙面有水波纹。远看,是静态的沙;近看,发现沙还会簌簌地流动。这里的沙可细了,用手摸上去,板板的,让人很想把它揉成韧韧的面。我们先去骑了骆驼。骑骆驼并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它不像骑马那样英姿飒爽,虽然屁股颠得很疼,但是有飞跃而起的感觉,也没有坐车那样平稳,而是又颠簸又缓慢。偶然把头转向侧面,会发现在茫茫大漠中行走着很长的驼队,还是很壮观的。到了目的地,骆驼会突然双膝跪地让人下来,吓我一跳。我和思博,子豫两个小伙伴玩得好开心:沙漠飞索、沙漠摩托车、还不时去打个秋千,天气很热,但我们去沙漠玩的那天,奇迹般的是阴天,所以没有那么晒。一路上,三个小伙伴打打闹闹,可愉快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到了傍晚,我们也要坐缆车下山了。我和妈妈正在排队等待沙漠中最刺激的一项——滑沙,另外两个小伙伴已经先行一步去乘缆车了。我看到她们俩的背影,但还是很想试试滑沙。一个好高的几十米的沙坡,45°角,哗哗半分钟就滑下来了!那感觉只有一个字:爽!

 

这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我和妈妈爬上一个小坡排队去等缆车。突然乌云密布,刮起了沙尘暴!小一点的孩子躲进妈妈的怀里,有的小孩叫道:哎呀,我的眼睛进沙子啦!大多数人都把纱巾裹上,我比较明智,把墨镜戴上,勉强还能睁开眼睛。再过一会,滴滴答答下雨了,我看见张洪忠叔叔在前面,就拼命招手喊:张叔叔!张叔叔跟我们会合了,还跟妈妈拿着手机拍沙尘暴哪。十分钟后,下起了倾盆大雨,伴着闪电,渐渐地,有人不耐烦了:“工作人员给个说法啊,别让我们站在这里被雨淋着啊!”几道闪电过后,看到有工作人员丢下我们跑掉了!当时只能说是绝望!好在终于有大巴来接我们,大家冒着大雨往下冲。我,妈妈,和张叔叔一起逃难,终于跑到大巴上。真是绝处逢生!要不是这辆大巴,恐怕我们会被困在沙漠里吧。张叔叔一路不停安慰被淋得透湿的我。我成了落汤鸡,浑身都是沙和水,眼睛里是沙,嘴巴里是沙,耳朵和头发里还是沙。回到旅行社的大巴上,郑欣叔叔给我姜茶,红军叔叔给我外套,小西阿姨给我围巾,王蕾阿姨帮我焐手。我心里暖暖的。

 

我有一个不一样的沙漠之行,心里很自豪。以后碰到别人,我会问他,你去过沙漠吗?去过。见过沙尘暴吗?没有。那么,我会拍拍他的肩膀并自豪地告诉他:朋友,你错了!没见过沙尘暴就不能说自己去过沙漠!

 



 

                                             



王开颜 (南京市二十九中初一学生)
2014年8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