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聲音

2014年3月城大访学小记


非常感谢城大及媒体与传播系,特别是李金铨老师,让我第一次与香港的亲密接触,便长达一个月之久。

由于我生性迟钝,做事不麻利,答应李老师的作业也是一拖再拖。回北京连赶了几件火烧眉毛的事情后,发现同届多友们绝大多数已经上交作业,且篇篇精彩,大大增加作业的难度。查阅了之前多友的相关文献后,越发不敢动笔了。思前想后,原计划写的“自由多元的香港”、“大师云集的城大”等内容,由于文献太多且都太完美,不再赘述。

 

学术资源

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系一流的学术资源,着实让我好生羡慕。首先,该系(城大其他学院/系估计也差不多)花重金聘请若干世界顶尖学者,他们为人、为学皆堪称楷模。其次,城大图书馆虽然面积不大,但藏书(含电子书和数据库)却异常丰富。再次,我们所接触到的媒体与传播系的博士生,也都是来自世界各地(以大陆为主)一流的学生。最后,该系每周一下午的学术讲座,聘请的也大都是世界各地的知名学者或业界人士。

 

在城大一月,一直琐事俗务缠身,过得并不安宁。好多集体活动我没能参加,也没能很好地听课、听讲座和看书,原本打算多收集点资料与多友共享,也未能实现,甚为遗憾。不过正如李金铨老师所说的,在城大呆上一个月,不一定能学到太多的东西,但就算开开眼界也是好的。也只好如此自我安慰下吧。

 

 

中港矛盾

去香港之前,对于一些香港市民不喜欢大陆人乃至“驱蝗运动”有一点点的不理解。在与李金铨老师的聊天过程中,李老师解释说,大陆人过来旅游、消费的确会给香港增加总体经济收入,但大款跟着来炒高了楼价,主要是地产商和大财团受益。普通香港人感受到的,反而是街道拥挤、交通阻塞、生活不便,例如旺角和铜锣湾的小食肆一间间消失了,变成取悦自由行大陆客的名表店和金铺。

 

姚正宇老师也分享了他自己的故事:他说他自己祖籍上海,不属于香港土著,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排斥大陆人的心理。但在一个暴雨天,他老婆告诉他家里小孩的奶粉断顿了,无论如何要到奶粉才可以回家。结果他花了两个小时一家商店一家商店跑都无奶粉可买,简直欲哭无泪。据说有些大陆人专门买两罐奶粉就去深圳,一过关就有人收购,除掉路费还可以有钱赚。

 

我们也曾在周五(因怕周末购物的人多,故意安排在周五)去购物。跟在美国、英国等地的情形一样,到处都是拖着新买的大行李箱子购物的大陆人。我的衣服和鞋帽都是中号的,但凡我看中的衣服鞋子等,中号的基本上都被抢光了。有些模特身上的样品也都被抢购一空,我连看一看的机会都没有。

 

回到北京后,也跟学生聊起中港矛盾,我很快想了一个相关的例子。我们学校曾经有段时间将一食堂对外开放,任何人持现金即可就餐。如此一来,原本就非常逼仄的食堂,更是人满为患。不仅吃顿饭排队20-30分钟是常事,而且食堂里洗净消毒好的餐具往往不够用,临时用水简单冲洗一下未经消毒即循环使用。引起全校师生的强烈不满后,学校食堂又决定不再让校外人员随便就餐了。外来人员就餐,食堂肯定高兴,因为顾客多了,有更多的生意可做,但对我们师生而言,则造成极大的不便。

 

 

摆龙门阵

我们一共有两次机会,与李金铨老师超长时间地喝咖啡、摆龙门阵,第二次我们还有幸请到颜师母与我们一起共进晚餐。第一次摆龙门阵,因为我们初来乍到,彼此之间以及与李老师都还不是太熟,略微有些拘谨,主要是听李老师不急不慢地给我们一个接一个地答疑,五花八门、包罗万象。第二次我们都很熟悉了,大家都积极发言,笑点不断。

 

好像是在第一次喝咖啡期间,不知道何种机缘巧合,让李老师提到他对吃纸钱灰的看法。他说,小时候在乡下,医生少,生了病吃过纸钱灰。他说,这个“药方”当然没有科学根据,但如果从“非常态心理学”来理解,吃纸钱灰却有如催眠术,只要病人相信冥冥中有神明在保护他,还是起了暗示作用的。他说,纸钱灰吃不死人,只要不因此延误就医,吃纸钱灰是可以做“同情的理解”的(大意)。

 

在第二次吃饭时,有人无意中提到对同性恋,有人表示“遗憾”,李老师和颜师母立刻给我们补课道,其实爱情都是美好的,不论是异性的还是同性的(大意)。我记得有一次李老师在课堂上提到,他怀疑每个人都是雌雄同体的,只是成分不同罢了(大意)。

 

有颜师母参加的晚宴,特别热闹。颜师母关心地问我们谁还没有结婚,谁还没有男/女朋友。我还没有结婚,便自嘲地说,现在的恋爱或结婚经济学及心理学研究表明:一般A等男喜欢找B等女,B等男喜欢找C等女,C等男喜欢找D等女。所以最后往往是D等男和A等女剩下了。多友中唯一没男朋友的小美女突然顿悟道:你是说要我装B吗?我也补充到:可怜的不得不装B的A女。大家当时都笑翻了。

 

朝露昙花,刹那芳华。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让人留恋和不舍。分别的时候到了,大家都依依不舍,好几位多友都声称不想离开,好几位多友都流泪了。对一个地方的留恋和不舍,说到底也只是留恋那里的某些人,不舍那里的某些事;更多的,是那里有着自己羡慕、向往的但日常生活中却又偏偏缺失的东西。但无论在什么地方,生活总是有喜有悲,没有必要只是羡慕别人而徒增自己的烦恼。

 

再次感谢城大!感谢媒体与传播系的李金铨老师、祝建华老师、何舟老师、姚正宇老师、沈菲老师、蒋丽老师、文老师等众多老师精彩的分享和慷概的帮助!感谢Kitty和Heidi等行政工作人员的高效和热心!感谢这一届同行的多友!

 

祝大家健康、快乐!

 

第一次喝咖啡

颜师母参与的晚宴

                                                  



徐敬宏 (北京邮电大学)
2014年5月13日